英国莱斯特水族箱中惊见出现机率仅十亿分之一的二只橘红色龙虾

0 Comments

据东网:美国一个大学科研团队,早前从亚拉巴马州一个有近6万年历史的上古森林遗址,采集了一批木头。他们研究存活于木头上的船蠹(shipworms)时发现一些新品种细菌,经DNA排列后评估可否制成新药,目前发现至少一种抗生素,制造成本和毒性都较低。

该个位于莫比尔湾(Mobile Bay)水底约18.3米处的上古森林遗址,于2004年飓风伊凡吹袭时重见天日。由于古森林被厚厚的沉积物压住,令它经逾6万年仍保持得非常完好。犹他大学分子生物学家海古德(Margo Haygood)认为,古森林内的微生物和生物分子与别不同,或有机会用来制造药物。

海古德与其团队早前潜到该遗址研究,他们除找到逾300种海洋生物外,亦发现一些会将木材转化为动物组织的船蠹。团队研究这些船蠹后,从中找到约100个菌株,当中许多都是新品种。

他们把其中12个菌株的DNA排序后,发现它们有可以用来制成抗生素的生物合成特性,而且菌株能在极低温和较现时工业制药没那么严格的环境下繁殖,日后有望令制药成本降低。团队并指,这些属共生菌的菌株制成的药物化合物,对人类及动物的伤害亦较少。

据ETtoday(记者 张靖榕):墨西哥中部一座小镇内的农地近日突然塌陷成一个巨大天坑,每天还以几十公尺的速度向外扩张。当局已经发出警告让周围居民小心,而距离天坑最近的民居的庭院墙角几乎要悬空在天坑之上了。

综合当地媒体报导,天坑出现的地点位于普埃布拉州的圣玛丽亚萨卡特佩克(Santa Maria Zacatepec,Puebla),桑切斯一家人于5月29日听到家门外发出一声巨大声响,起初他们还以为是落雷,但走出门一看才发现,原来住家旁的农田已经消失,塌陷成一个巨大的天坑。

该座天坑底部是水,到了隔日上午扩大到直径30公尺,但到了5月31日已经扩大成直径60公尺,再隔一日变成了80公尺。迅速扩张的天坑幅度和速度难以估量,当局表示由于天坑已经来到桑切斯一家人的庭院外,而桑切斯一家人现在很担心自己的家就这样莫名其妙没有了。

「我们一无所有,我们不是这里人,连亲戚都没有,我们孤单无援」,赫伯托桑切斯告诉媒体,他们一家是从南方州韦拉克鲁斯州(Veracruz)。根据科学家和当局专家的假设,他们认为可能是土壤中水分所含有的多种成分或是某种地质上的失衡导致的塌陷。

随着天坑持续扩大,更多的土壤塌陷,当局在天坑周围设立的封锁线必须跟着外移。天坑吸引许多民众前来观看,影片甚至拍到两名凑热闹的民众在天坑外围崩塌的瞬间,赶紧往后逃的惊险一幕。

据俄罗斯卫星网:《里维埃拉玛雅新闻》(Riviera Maya News)报道称,墨西哥普埃布拉州胡安博尼拉镇(Juan C. Bonilla)出现一个巨型“天坑”。几天内这个坑的直径增至80米。

当地政府设置了安保警戒线,以防止当地居民掉进坑里。几天内坑的直径从5米增加至80米。5月29日开始出现这个坑。当时它的深度为8米。第二天坑里积满了水并直径从5米增至30米。5月31日它又扩大到60米,6月1日达到80米。坑的深度也增至20米。

墨西哥环境部专家说,坑下是阿托亚克的地质断层,这使得土壤很不稳定。这个坑出现在农田里。根据照片显示坑旁边有房屋。

葡萄牙学者从天芥属植物大青叶中提炼出中世纪古本手稿常用水蓝色天然染料墨水

葡萄牙学者从天芥属植物大青叶中提炼出中世纪古本手稿常用水蓝色天然染料墨水

据东网:中世纪的古本手稿中,常用到一种亮丽的水蓝色天然染料墨水,惟虽有文献记载其植物提炼及制造方法,但近千年来,后人仍无法确实将之重现。葡萄牙有学者经近3年研究后,终从一种生长于该国南部的植物中,提炼出可制成该种染料墨水的分子。

里斯本新大学保育专家梅洛,与一些化学家、植物学专家组成研究团队,他们根据古代文献记载,在南部小镇蒙萨拉什(Monsaraz)搜寻当中提及的天芥属植物大青叶。梅洛表示,实际上,当地人也对大青叶所知不多,但庆幸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被团队找到这个墨水的关键原材料。

团队按照文献所述,小心处理种子,结合多种分析方法分离其化学结构,最后从中找到可混合重现出该种耀眼蓝色的化学分子。据记载,这种染料墨水会先浸透布上再晒乾,使用时需切下小块布碎及混合水等元素取色。有关研究报告上周五(17日)刊于科学期刊《科学进展》。

据俄罗斯卫星网:《科学进展》杂志(Science Advances)报道,葡萄牙的研究人员已经恢复了中世纪时使用的、有着1000年历史的蓝墨水配方。

这种蓝紫色颜料来自相同颜色的植物叶子,它们曾被和蓝靛一起被大量使用,但在印刷术和合成油墨被发明之后,它的配方就不知所踪了。

但是,科学家发现,这种颜料的成分就是银绿色植物石蕊草的成分。这一科学发现将有助于科学家们研究出使用这种染料修复中世纪艺术品的办法。

据东网:复杂的数学问题不只是令人头痛的功课,更是不少学者穷一生想要钻研的学问。欧洲数学家在80年代提出著名的数学难题“ABC猜想”,但一直未被证明。日本京都大学周五(3日)公布,该校数理解析研究所望月新一教授,费时20年终于成功证明了ABC猜想,有望成为本世纪新的数学定理,为破解深奥整数数学问题,踏出重大一步。

欧洲数学家在1985年提出的ABC猜想,是探讨整数之间的加法与乘法关系的重要理论。猜想主张,如将两个没有公因数的自然数A及B,相加得出C,三者再分别进行整数分解,得出的质数相乘后,积数D与C有既定关系,而其数值通常大于C。但要证明其正确性极为困难,现年51岁的望月教授早于逾20年前就开始钻研,并曾于2012年发表过证明ABC猜想的论文,并向国际专业期刊《PRIMS》投稿。

望月的600页《宇宙际Teichmüller理论》提出,将纠缠在一起的加法和乘法分离,以证明ABC猜想。该份论文被视为超越框架,引起学界激辩。在不少海外数学家提出质疑下,其新理论在当年未通过审查。时至今年,望月的论文成功通过审查,费时7年半终获《PRIMS》刊登。编撰期刊的京都大学数理解析研究所形容,望月的创举“解决了重要且困难的问题”。

日本摩天大楼屋顶上的时钟证实爱因斯坦重力会影响时间流逝假设( Sputnik / )

据俄罗斯卫星网:日本《每日新闻》报报道,日本科学家的实验表明,在和地表有一定距离的地方,时间的流逝更快。这就证明了爱因斯坦关于重力会影响时间流逝的假设。

在东京大学教授领导的一项物理实验中,使用了一个光学原子钟,它被用来校准量子微粒的震动。该装置非常精确:至少走表300亿年后它可能才会慢一秒钟。科学家将同步走表的时钟分别放在日本第一高楼——东京晴空塔(Tokyo Sky Tree)的一楼和观景台上,观景台与地面的距离为450米。

对两只表读数的核查表明,在观景台上的时钟走时比一楼的时钟快500万亿分之一秒。一昼夜之内,比“楼下的表”快了4.3纳秒(1纳秒=十亿分之一秒)。根据研究人员计算,一年之内,它们(楼上楼下的表)的差值会达到1.6微秒(1微秒=百万分之一秒)。关于“楼下的表”走时缓慢的原因,除了重力影响,研究人员找不到其它任何解释。

据俄罗斯卫星网:《每日邮报》报道,东京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发现,时间在摩天大楼的楼顶上走得比在楼下快。

为了进行试验,由东京大学量子电子学教授香取秀俊(Hidetoshi Katori)率领的科学家小组来到了东京晴空塔(Tokyo Skytree)的楼顶。晴空塔的塔顶高471米,塔尖距离地面634米。

为了进行试验,研究小组收集了一些如冰箱大小的非标准原子钟,并把它们带到了塔顶。测量表明,在东京晴空塔的顶部,时间走得比在地面上快4纳秒。

这是首次在高楼上做的类似研究,尽管科学家此前已经知道,时间在星际轨道上和高层大气中流逝得较快。

据新浪探索 《科学好故事》第三期(编译:任天):1955年,爱因斯坦在去世前几周曽写道:“对我们这些相信物理学的人来说,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差别只不过是一个顽固的幻觉。”尽管从感觉上,固定的过去和开放的未来之间仿佛存在着一个“裂缝”,我们一直穿越其间,但奇怪的是,这个“裂缝”——也就是“现在”——无法在现有的任何物理定律中找到。

物理学定律暗示时间的流逝只是一种幻觉,而为了避免这一结论,我们可能不得不重新思考由无限精确数字构成的现实。

例如,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时间与三维空间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弯曲的四维时空连续体,也就是“块宇宙”(block universe),囊括了整个过去、现在和未来。爱因斯坦方程描绘了块宇宙中的一切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宇宙的初始条件决定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惊喜不会发生——只是似乎会发生。爱因斯坦认为现实是永恒而且预先确定的观点,直到今天仍然很受欢迎,大多数物理学家相信块宇宙理论,因为它是由广义相对论预测得到的。

然而,“如果有人被要求更深入地思考块宇宙意味着什么,他们就会开始对其含义产生质疑和动摇。”

量子力学是描述粒子概率行为的物理分支学科,在仔细思考时间问题的物理学家看来,量子力学带来了不少麻烦。在量子尺度上,不可逆的变化将过去和未来区分开来:一个粒子可以同时保持多个量子态,直到你进行测量时,粒子就会陷入其中一种状态。神秘的是,单个测量结果是随机且不可预测的,即使粒子行为总体上遵循统计模式。量子力学中时间的本质与相对论中时间的运作方式明显的不一致性造成了不确定性和混乱。瑞士物理学家吉辛(Nicolas Gisin)在2019年发表了四篇论文,试图驱散物理学中萦绕时间的迷雾。在吉辛看来,这个问题一直是数学问题。他认为,一般意义上的时间与我们所说的“现在”都可以很容易地用“直觉数学”(intuitionist mathematics)来表达。这是一种有百年历史的数学语言,反对无穷多的数字(如所有自然数的集合)的存在。根据吉辛的说法,当直觉数学被用来描述物理系统的演化时,可以清楚地表明“时间真的在流逝,新的信息被创造出来”。此外,在这种形式体系下,爱因斯坦方程所隐含的严格决定论让位于量子式的不可预测性。如果数字的精确性是有限的,那么自然本身就是不精确的,因此是不可预测的。

试图用新的数学语言来修订物理学定律的人并不多见。物理学家们仍然在消化吉辛的工作,但其中许多参与讨论的人认为,他们或许可以在广义相对论的决定论与量子尺度的内在随机性之间,搭起一座桥梁。

“我觉得这很有趣,”哈佛大学量子信息科学家哈尔彭(Nicole Yunger Halpern)在回应吉辛最近发表在《自然-物理学》(Nature Physics)上的文章时说,“我愿意给直觉数学一个机会。”吉辛的方法“非常有趣”,并且其含义“令人震惊且很有煽动性”,这确实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形式体系,解决了自然界中有限精度的问题。”

吉辛表示,我们所亲身经历的一切表明,未来是开放的,而现在是非常真实的,以此来制定物理定律非常重要。“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物理学家,”他说,“时间在流逝,而我们都知道这一点。”

67岁的吉辛首先是一位实验者。他在日内瓦大学执掌着一个实验室,在量子通信和量子密码方面进行了一些开创性的研究,但他也是难得一见的跨界物理学家,以重要的理论洞见而闻名,尤其是那些涉及量子机会和非局域性的理论。

每个星期天的早晨,吉辛不是去教堂,而是习惯于安静地坐在家里的椅子上,端着一杯乌龙茶,思考着深奥的概念谜题。大约两年半前的一个星期天,他意识到,在爱因斯坦的理论和其他“经典”物理学理论中,时间的确定性图景隐然假设了无限信息的存在。

以天气为例,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因此我们不能准确地预测一周后的天气。但是又由于这是一个经典系统,教科书告诉我们,原则上我们是可以预测一周后天气的,只要我们能够准确地测量每一片云彩、每一阵风和蝴蝶翅膀的摆动。天气的实际物理规律就像时钟一样分秒不差地展开,但由于我们自身的不足,无法用足够精确的小数位数来衡量天气状况,从而无法做出准确的预报。

现在,把这个想法扩展到整个宇宙。在一个预先决定的世界中,时间似乎只会展开,在所有时间将会发生的事情实际上必须从一开始就设定好,每个粒子的初始状态都以无数个精确数字编码。否则,在遥远的将来,这个可预测的宇宙本身就会崩溃。

然而,信息是物理性的。现代研究表明,信息需要能量并且占用空间。任何体积的空间都具有有限的信息容量(最密集的信息存储发生在黑洞内)。吉辛认识到,宇宙的初始条件需要在有限的空间中塞入太多的信息。“一个有无限个数字的实数在物理上是没有意义的,”他说道。块宇宙隐然假定了无限信息的存在,必然会分崩离析。吉辛在物理学中寻找了一种描述时间的新方法,这种方法没有假定初始条件有无限的精确性。

现代学界已经接受了存在实数连续统一的观点,其中大多数实数在小数点后还有无穷多的数字,但这种观点丝毫没有体现出20世纪头几十年人们对该问题的激烈争论。伟大的德国数学家希尔伯特(David Hilbert)信奉一种如今已成为标准的观点,即实数是存在的,并且可以作为完整的实体来操纵。反对这一观点的是荷兰著名拓扑学家布劳威尔(L.E.J。 Brouwer)领导的数学“直觉主义者”,认为数学是一种构造。布劳威尔坚称数字必须是可构造的,其位数是可计算的,或者可被选择或随机确定。他指出,数字是有限的,同时也是过程:当更多的位数以他所说的选择序列的形式出现时,它们会变得更加精确;选择序列是一种函数,用来产生越来越精确的值。

直觉主义把数学建立在可以构建的基础上,对数学实践以及决定哪些陈述为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觉主义逻辑最彻底背离标准数学的一点,是不承认排中律,这是自亚里士多德时代以来一直被吹嘘的原则。排中律的含义是,一个命题要么为真,要么其否命题为真。这是一组清晰的选择,提供了一种强有力的推理模式。但是在布劳威尔的框架中,关于数字的陈述在给定的时间内可能既不“为真”也不“为假”,因为数字的确切值还没有显示出来。

当涉及4、1/2或π(圆的周长和直径的比值)这样的数字时,标准数学并没有加以区别。尽管π是无理数,没有有限的小数部分,但可以用一个算法生成其十进制展开,使π像1/2一样是确定的。但是,如果是另一个和1/2差不多的数字x呢?

假设x的值是0.4999…,后面的数字在选择序列中展开。也许9的序列永远持续,在这种情况下,x收敛于1/2(0.4999…= 0.5在标准数学是成立的,因为x与1/2的差值少于任何有限差分)。

但是,如果在后面序列的某个点,出现了一个9以外的数字,比如说x的值变成了4.…,那么不管发生什么,x都小于1/2。在此之前,当我们只知道0.4999时,“我们不知道9以外的数字是否会出现,”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数学哲学家、直觉主义数学领域的权威专家卡尔·波西(Carl Posy)解释道,“在我们考虑这个x的值时,我们既不能说x小于1/2,也不能说x =1/2。”命题“x =1/2”并不为真,其否命题也不为真。排中律不成立。

此外,该连续统一体不能清晰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所有数字小于1/2,另一部分则是大于或等于1/2。“如果你试图把连续体切成两半,这个数字x会粘在刀上,它不会分成左边或右边,”波西说,“连续体是黏性的,切不断的。”

希尔伯特将取走数学中的排中律比作“禁止拳击手使用拳头”,因为这一原则是数学推理的基础。尽管布劳威尔的直觉主义框架让库尔特·哥德尔(Kurt Godel)和赫尔曼·魏尔(Hermann Weyl)等人着迷,但标准数学以其实数占据了主导地位,因为易于使用。

2019年5月,在波西参加的一次会议上,吉辛第一次接触到直觉数学。当两人开始交谈时,吉辛很快就发现这个数学框架中描述的小数位数与宇宙中时间的物理概念之间存在联系。当不确定的未来变成具体的现实时,物化的位数似乎自然地与定义现在的时刻序列相对应。排中律的缺失则类似于关于未来的非决定论命题。

在2019年12月发表在《物理评论A》( Physical Review A)的论文中,吉辛与合作者桑托(Flavio Del Santo)使用直觉数学语言制定了另一个版本的经典力学,并做出了与标准方程相同的预测,但以非决定论来描述事件。这就创造了一幅新的宇宙图景,其中会发生无法预测的事情,而时间也会展开。

这有点像天气。回想一下,我们不能精确地预测天气,因为我们不能无限精确地知道地球上每一个原子的初始条件。但在吉辛的非决定论版本中,这些无限精确的数字从未存在过。直觉主义数学抓住了这一点:当未来以选择序列展开时,那些精确指定天气状态,并指示其未来发展的数字是实时选择的,吉辛的论点“指向了一个方向,即决定论的预测根本上是不可能的”。

换句话说,世界是不确定的,未来是开放的。吉辛指出,时间“不像电影院里的电影那样展开。它实际上是在创造性地展开,新的数字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的。”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量子引力理论学家道克(Fay Dowker)表示,她“非常赞同”吉辛的观点,因为“他站在我们这些人一边,认为物理学与我们的经验不符,因此遗漏了一些东西。”道克同意数学语言塑造了我们对物理中时间的理解,标准的希尔伯特数学将实数视为完整的实体,而这“显然是静态的,具有不受时间限制的特性,这对物理学家来说无疑是一种限制,特别是在我们试图把一些动态的东西——比如对时间流逝的体验——纳入进来的时候”。

对于像道克这样对引力和量子力学之间联系感兴趣的物理学家来说,这种新时间观最重要的启示在于,它会如何在两种长期以来被认为互不相容的世界观之间建立联系,在某些方面,经典力学比我们想象的更接近量子力学。

如果物理学家想要解开时间之谜,他们就不仅要与爱因斯坦的时空连续体去角力,还要搞清楚宇宙量子本质(由偶然性和不确定性支配)的问题。量子理论描绘的时间图景与爱因斯坦的理论截然不同。两大物理学理论,量子理论和广义相对论,做出了不同的表述,这种不一致性使建立量子引力理论(描述时空的量子起源)和理解大爆炸为何发生变得十分困难。看看哪里存在矛盾,再看看我们有哪些问题,最终这一切都归结为时间的概念道。

量子力学中的时间是刚性的,不是弯曲的,并且与相对论中的空间维度纠缠在一起。此外,量子系统的测量“使量子力学中的时间不可逆,而在其他方面,量子理论又是完全可逆的,因此时间在这件事上起到了某种作用,但我们仍然不太了解。

在许多物理学家的理解中,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宇宙是不确定的。你可以发现两个铀原子,一个在500年后衰变,另一个在1000年后衰变,但它们在任何方面都是完全相同的,从任何意义上说,宇宙都不是决定论的。

尽管如此,其他对量子力学的流行解释,包括对“多世界”的诠释,都在设法使经典的决定论时间概念继续存在。这些理论把量子事件描绘成一种既定的现实。例如,多世界理论认为,每一次量子测量都将世界分割成多个分支,从而实现每一种可能的结果,而这些结果都是预先设定好的。

吉辛的想法与此相反。他希望为经典物理学和量子物理学提供一种共同的、非决定论的语言,而不是试图把量子力学变成一种决定论理论。不过,这种方法在很大程度上偏离了标准量子力学。

在量子力学中,信息可以被打乱,但不能被创造或摧毁。然而,如果像吉辛提出的那样,定义宇宙状态的数字随时间增长,那么新的信息也会不断出现。吉辛表示,他“绝对”反对信息保存在自然界中的观点,这主要是因为“在测量过程中明显产生了新的信息”。他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用另一种方式来看待这些整体想法。”

这种对信息的新思考方式或许可以解决黑洞信息悖论。该悖论提出了一个问题:被黑洞吞噬的信息会发生什么?广义相对论认为信息将被摧毁,而量子理论认为信息被保存了下来。如果以直觉数学来表述的量子力学允许信息通过量子测量被创造出来,那么信息被摧毁也是可以允许的。

伦敦大学学院的理论物理学家奥本海姆(Jonathan Oppenheim)认为,信息确实在黑洞中丢失了。他不知道布劳威尔的直觉主义能否如吉辛所主张的那样,成为展示这一点的关键,但他表示,有理由认为信息的创造和破坏可能与时间紧密相关,“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息被摧毁;它不会因为你在空间中移动而被摧毁”。构成爱因斯坦块宇宙的维度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别。

除了支持创造性(也可能是破坏性的)时间的概念,对于我们意识中对时间的体验,直觉数学还提供了一种新颖的解释。回想一下,在这个框架中,连续体是黏性的,不可能被一分为二。吉辛将这种黏性与我们的感觉联系起来,即“现在”是有“厚度”的,这是一个实质性的时刻,而不是一个将过去与未来完全分开的零宽度点。在基于标准数学的标准物理学中,时间是一个连续的参数,可以取数轴上的任何值。然而,吉辛说:“如果连续体是用直觉数学来表示的,那么时间就不能被切成两半。”它很厚,“就像蜂蜜一样厚”。

到目前为止,这还只是一个类比。奥本海姆说,他“对‘现在很厚’这个概念感觉很好。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吉辛的想法引起了其他理论物理学家的一系列反应,他们也有各自的思想实验和关于时间的直觉。

有几位专家一致认为,实数在物理上似乎并不真实,物理学家需要一种不依赖于实数的新形式体系。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研究黑洞和量子引力的理论物理学家阿尔姆海里(Ahmed Almheiri)认为,量子力学“排除了连续统的存在”。量子数学把能量和其他量像打包一样绑定起来,更像是整数,而不是连续统。无限数字在黑洞中被截断。“黑洞似乎有连续无限数量的内部状态,但这些数字被切断了,”他说,由于量子引力效应,“实数不可能存在,因为你不能把它们藏在黑洞里。否则它们就能隐藏无穷无尽的信息。”

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物理学家波普斯库(Sandu Popescu)经常与吉辛的观点一致,他赞同后者的非决定论世界观,但也表示自己并不确信直觉数学是必要的。波普斯库反对将实数视为信息的观点。

阿卡尼-哈米德认为吉辛对直觉数学的运用很有趣,而且可能在黑洞和大爆炸等引力和量子力学出现明显冲突的问题上发挥作用。“这些问题,比如数字的有限性、事物的根本性存在、是否存在无限多的数字,抑或数字的创造等等,”他说,“可能最终会与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宇宙学联系起来,特别是在不知道如何应用量子力学的情况下。”他也看到了对一种新的数学语言的需求,这种语言可以把物理学家从无限的精确性中“解放”出来,让他们“谈论那些总是有点模糊的东西”。

吉辛的想法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但仍然需要充实。接下来,他希望找到一种方法,用有限、模糊的直觉数学重新构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就像他对经典力学所做的那样,这可能会让两个理论更加接近。对于如何处理量子力学,他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无限”出现在量子力学中的方式之一是“尾巴问题”。当你尝试定位一个量子系统,比如月球上的一个电子时,“如果你使用标准数学,你就必须承认月球上的电子有非常小的概率也会在地球上被探测到,”吉辛说道。表示粒子位置的数学函数会留下“尾巴”,并且“以指数方式变小,但不为零”。

但吉辛想知道,“我们应该把什么样的现实归因于一个超级小的数字?大多数实验主义者会说,‘让它归零,停止质疑’。但更加偏向理论的人可能会说,‘好吧,但从数学角度来看,确实存在一些东西’。”

“现在就要看是采用哪种数学了,”吉辛继续说道,“经典数学中,确实还存在某些东西。而在直觉数学中,什么都没有。”电子在月球上,它在地球上出现的可能性为零。

自吉辛的论文发表以来,未来已经变得更加不确定。对他来说,现在的每一天都是星期天,因为疫情正笼罩着世界。由于不能前往实验室,也仅能在屏幕上看到孙女,因此他接下来的计划便是,端着茶杯,对着花园景观继续思考时间的问题。

名为冰下探勘漂浮探测车的水下探测车,如今正在南极洲进行测试,寻找冰层下方的生命。 未来有一天,这台机器潜航器可能会在像是木卫二和土卫二的卫星上,探索被冰层覆盖的海洋。 这张影像是在2015年拍摄,由NASA喷射推进实验室工程师所开发的冰下探勘漂浮探测车,正置身阿拉斯加巴罗(Barrow)附近的北极湖泊之中。 PHOTOGRAPH BY NASA-JPL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ADIA DRAKE 编译:邱彦纶):美国航天总署(NASA)天文生物学家凯文. 汉德(Kevin Hand)在出版的新书中表示:寻找外星人的第一步,应该是探索我们自己星球的海洋深处。

去年秋天,我和太空生物学家凯文. 汉德(Kevin Hand)一起在挪威的破冰船哈康王子号(Kronprins Haakon)上待了一个月,在格陵兰东北海岸外不远处的冰冻海洋中破冰前行。 原本流动的海洋成了一大块闪闪发亮的冰,让我们仿佛置身外星球。

这样奇特的环境正适合这次的探险,这趟行程的目标是寻找在海洋深处,是否有类似在其他星球上的生物的生命迹象。 这些星球包括外太阳系的冰冻卫星,科学家认为其中的部分卫星──尤其是木卫二欧罗巴、土卫六泰坦(Titan)和土卫二恩克拉多斯(Enceladus),是寻找地球外生命的最佳地点。

美国航天总署(NASA)计划在2020年代中期,向木星其中一颗大型卫星木卫二发射宇宙飞船,以寻找生命的迹象。 此外,他们还计划要在土卫六上着陆。 科学家希望未来能够设计出登陆木卫二的太空任务,可以穿透表面的冰层,利用自动潜艇探索海洋深处。

汉德是NASA喷射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海洋星球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国家地理新兴探险家,他的职业生涯致力于研究这些充满水的卫星,以及进行探索所需的技术。 他在最近出版的《外星海洋:在太空深处寻找生命》(暂译,原文书名为Alien Oceans: The Search for Life in the Depths of Space)一书中,描述了为什么在探索地球外的海洋时,研究地球本身的海洋是相当关键的环节。 汉德与国家地理谈到了两者之间的连结,以及为什么这些前往太阳系冰冻角落的太空任务有失败的可能性。

这是第一个问题? 好吧,如果我们在地球以外的星球上找到生命起源所需的条件,那么──是的,我认为在地球以外还有生物,而且我们是生活在充满生命的宇宙之中。

如果我们从地球上的生物学到了什么,那就是通常在有液态水的地方,就会有生命存在。 这些地球外的海洋可能蕴藏着大量的液态水,因此对搜寻生命来说──现存生命,而不是生物灭绝后留下的化石──是非常吸引人的绝佳地点。

我想了解的是生命的基础生物化学原理。 是否有属于生命的周期表呢? 除了所有地球生命共同拥有的DNA、RNA和典型蛋白质之外,有没有另一种不同的生物化学存在呢? 我们得要找到生化功能大多完好无损的生命,才能回答这些关于生物运作原理的基本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海洋星球如此吸引人。

火星是搜寻找生命迹象的绝佳地点。 但是在火星上,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寻找古老的生物遗迹。 好奇号(Curiosity)探测车可能会在盖尔陨石坑(Gale Crater)发现由微生物化石形成的叠层石(stromatolite),这当然会相当惊人,但我们无法从这块岩石中萃取出任何DNA或大型生物分子。 这些大型生物分子无法长期在岩石中保存,会迅速衰变而无法形成化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取得像是恐龙这类古生物的DNA。 因此虽然这样的发现有重大的意义,但也会让我们有更多的疑惑。

这就像要父母选择最喜欢哪个孩子一样! 但总之,我会很乐意继续在木卫二进行搜索,我们目前正在计划一项名为木卫二快艇号(Europa Clipper)的任务,这艘探测器将飞越木卫二约45次。 这项任务还可能为另一个将在未来不久实行的登陆任务奠定基础。

首先,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木卫二的海洋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基本上可能和太阳系的历史一样久远。 这点相当重要。 有一片稳定且长期存在的海洋,不论对生命起源还是任何长久存在于该片海洋的生命而言,可能都至关重要。

其次,我们有充分的证据和模型,显示木卫二的海洋遍布全球,而且可能有岩石海床。 这样的岩石海床可能还有深海热泉,会喷发出微生物喜欢吃的液体和气体。 我们也知道,木卫二的冰冻地壳中含有帮助喂养下方海洋生物的化合物。

您在新书中提到,探索地球海洋或是外星海洋的技术是彼此关联、密不可分的。 可以和我们聊聊,您现在正在进行什么样的地球海洋探索计划呢?

我会介绍两个重点。 其中一个是由喷射推进实验室(JPL)开发的冰下探勘漂浮探测车(Buoyant Rover for Under Ice Exploration),这辆探测车主要是用来研究冰水界面处的化学和生物学特性。

漂浮探测车和奥菲斯号的部分目标,就是要利用我们在太空领域所学到的大量经验,让机器人系统变得更小、更轻、功率更低、具有自动化功能,并且能在现场进行科学实验。 这些都是太空探索任务的特性,我们正尝试利用其中的部分特性来推动地球海洋的探索计划。

重点就在这了:这些技术都不需要挥动魔杖才能实现。 我们不必打破物理定律,也不必想出一些疯狂的新发明。 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技术上极具挑战性和复杂的任务概念。 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穿越冰层,直接进入海洋。 不需要像是曲速引擎这样的东西,或是其他神奇的新玩意。

关键是我们必须让一个专门的计划维持,也就是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内能抵达那儿的计划。

现在,在我们探索外星海洋之前,我们得要在地球的海洋中开发和测试各种新技术。 这种做法的其中一项优点是在开发外星探索所需的工具时,也能在地球上进行探勘、带来崭新发现,可以说是个双赢的局面。

您在新书中提道:「当尝试新事物并开拓新领域时,就有失败的可能性。 」您觉得要如何说服太空机构支持这些极具风险的任务呢?

无论是在地球上或是外星球进行探勘,都得要权衡多种不同的风险。 其中一种是科学风险──成功完成预定科学目标的可能性有多高? 还有成本风险──预算超支的风险是什么? 以及能不能实际建造出探索该区域,并进行测量的机器人或仪器的技术风险。

如果你尝试研究的是与文明层次相关的科学——这种研究值得投资大量心力,因为它的目标是回答人类最古老、最深切的问题,例如我们想知道宇宙中我们究竟是不是孤独的──那我想这个问题的的价值绝对值得我们承担一些风险。 但往好的一方面想,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所知的宇宙很有可能会因此大幅改变。 我们可能会引发一场对理解生物科学的革命。

印度象夫因癌症去世 大象Brahmadathan徒步24公里来到相识25年好友家中参加丧礼

印度象夫因癌症去世 大象Brahmadathan徒步24公里来到相识25年好友家中参加丧礼

根据《新德里电视台》(NDTV)报导,一位用户在脸书分享大象如何告别象夫的影片,至今已累积4.7万次分享。它沿着巷子走到房子的前院,对着遗体不断举起又放下象鼻,就像鞠躬一样在对奈尔表达敬意,四周亲友见这一幕相当感动,忍不住红了眼眶,最后它向后退了一步,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据了解,大象与人类有着特殊的联系,它们以守夜且抚摸遗体而闻名。奈尔从事象夫近60年,和布拉玛达丹已有25年的情谊,常常一起出现在各种节庆活动中,今年4月23日是他们最后一次搭档出现在大众面前。

儿子杰拉什(Rajesh)指出:「爸爸的愿望是再见到布拉玛达丹,但因来不及看最后一眼就过世了,因此它才会步行24公里来到丧礼现场。」、「我知道他们深爱着彼此,所以忍不住哭泣。」

据环球网资讯:英国《每日邮报》6月8日报道,近日,在印度喀拉拉邦科塔亚姆,一头大象步行两小时,走了15英里(约24千米)参加驯兽师的葬礼,最后一次向驯兽师致敬。

据报道,当地时间6月3日,74岁的昆纳卡德·达莫达兰·奈尔(Kunnakkad Damodaran Nair)因癌症去世。他曾经照顾过的一头大象步行了两个小时参加葬礼。视频显示,这头大象站在人群中,不断将象鼻伸向驯兽师的遗体,似乎在向他致敬。

据悉,这头大象从1996年起就一直由昆纳卡德照料,大象的新驯兽师拉杰什(Rajesh)激动地说:“当它笨重地去参加葬礼时我受不了,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

印度学者Smita Naram称5000年前的阿育吠陀文献“遮罗迦本集”就已描述“类新冠病毒”

印度学者Smita Naram称5000年前的阿育吠陀文献“遮罗迦本集”就已描述“类新冠病毒”

据ETtoday(陈亭伃):新冠肺炎至今尚未出现疫苗解药,世人对于病毒还是充满许多未知。近日一名印度学者纳拉姆(Smita Naram)就发现,在5000年前古老的阿育吠陀文献「遮罗迦本集」(Charak samhita)竟出现对于「类新冠病毒」做出描述,不仅病毒样貌雷同,就连症状也都清楚的描绘出来,令她相当震惊。

根据《India Times》报导,纳拉姆博士在文本中发现,记载一章叫做「Krimi」也就是所谓的感染,其中一个词汇「Sleshma Krimi」被描述为无法被肉眼看到的东西,它们是「Maha Sukshnma」需要透过特殊仪器才能看到,无法直接用肉眼观测。

遮罗迦本集中更提到,「Sleshma Krimi」会在呼吸道系统中寄生,出现咳嗽、严重充血、呼吸困难甚至死亡的状况,甚至描述这样的东西可能长得「圆形上很多尖刺」,几乎与新冠病毒的样貌相当雷同。纳拉姆表示,这令人相当震惊,因为早在5000年前的文献中就有纪载,甚至还有提到3种可以预防感染与保护的方法。

文本中提到,千万不能喂食感染者小麦、面包、奶制品等诱发性食物,且需要进行隔离才不会被感染,也可以食用一些增加免疫力的药草。专家则表示,古代文献虽有巧合纪载,但与现在疫情仍有不同,且还需仰赖科技与医学的技术医疗,大家千万不要过度恐慌反造成免疫力下降。

据ETtoday(记者 陈宛贞):英国日前发生一起有趣的事件,莱斯特一名外烩厨师到连锁量贩店购买食材,在水族箱中看见二只橘红色龙虾,眼尖的他马上发现,这可能不是普通品种,连忙说服业者,将其送到水族馆,果真发现它们是稀有的加拿大螯龙虾,一次出现二只的机率仅十亿分之一。

综合英媒报导,47岁男子约瑟夫(Joseph Lee)上月20日前往量贩店,无意间看到水族箱中有二只特价龙虾,每只售价25.50英镑,橘红色的外表却令他相当困惑,「我远远就看到这二只橘色龙虾,还以为是玩具」,因为除了被煮熟的以外,他从没看过活生生的橘红色龙虾。

自然状态下的活龙虾通常是深褐色或灰色,以保持伪装。从进化角度来说,橘红色并不有利。约瑟夫起初以为有人将假龙虾放进水族箱,走近却发现它们还活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在这家店买东西10年了,以前当过鱼贩,但从没遇过这种情况。」

身边的鱼贩向约瑟夫说明,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龙虾,出现一只的机率为3000万分之一,一次捕捉二只的机率仅10亿分之一,「就像被闪电击中3次,但每次都活下来。」约瑟夫连忙说服量贩店经理,将龙虾捐到水族馆。

BBC报导,这二只差点被当成食物的罕见龙虾已经在伯明罕国家海洋生物中心展开新生活,正举行命名活动。工作人员艾默森(Natalie Emmerson)表示,它们亮橘色的外貌是非常罕见的基因突变结果,可能是在加拿大或美国被捕获,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英国,目前健康状况良好,但不能野放到英国海洋中,因为它们非本地物种,未来将住在海生中心,经过短暂隔离观察期后,可能和魟鱼成为室友。

据cnBeta: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的新研究表明,雨后立即可辨认的泥土味是由试图吸引特定节肢动物的细菌释放出来的,作为传播孢子的一种方式。这种气味是有5亿年历史的化学“交流”例子,是为了帮助某种特定类型的细菌传播而进化出来的。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对下雨时出现的独特气味着迷。当一个季节的第一场雨落到干燥的土壤上时,这种气味就会特别突出。两位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将这种气味命名为“潮土油”(petrichor,久旱逢甘霖的泥土味)。因为20世纪60年代的一项有影响力的研究表明,在干燥时期,某些植物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油脂,然后在下雨时释放到空气中。

Petrichor的一个主要成分是一种叫做土臭素(geosmin)的有机化合物。科学家们已经知道,有一种常见的细菌属–链霉菌(Streptomyces)会产生土臭素。几乎所有种类的链霉菌在死亡时都会释放出土臭素,但直到现在为止,人们还不清楚这种细菌产生这种独特气味的确切原因。

“事实上,它们都会产生土臭素这一事实表明,它赋予了这种细菌一种选择性的优势,否则它们不会这样做,”新研究的一位作者Mark Buttner说。“所以,我们怀疑它们在向什么东西发出信号,最明显的是一些动物或昆虫可能会帮助分发链霉菌孢子。”

通过一系列的实验室和野外实验,研究人员发现,土臭素能特别吸引一种叫弹尾虫的小型节肢动物。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弹尾虫的触角,发现这种生物可以直接感应到土臭素。研究人员认为,这两种生物是一起进化的,链霉菌是弹尾虫的食物,而弹尾虫随后传播细菌孢子,帮助播种新的链霉菌菌群。

“这两者是互利的,”Buttner解释说。“弹尾虫吃链霉菌,所以土臭素将它们吸引到有价值的食物来源。而且,弹尾虫会将孢子分布在它们的身上和粪便中,这些孢子都粘在它们的身上,而粪便中充满了有生命力的孢子,所以链霉菌会被驱散。这类似于鸟类吃植物的果实。它们在得到食物的同时,还能分发种子,这对植物有好处。”

这种共生关系是链霉菌生存的关键,因为已知该菌会产生某些抗生素化合物,使其对其他生物如果蝇或线虫等有毒。另一方面,弹尾虫会产生一些新奇的酶,这些酶可以解毒链霉菌产生的抗生素。这一令人信服的新发现表明,这种标志性的湿地气味的一个主要因素是由细菌和节肢动物之间近5亿年的关系所支撑,这种关系是由一种异常特殊的化学交流模式所介导的。

“我们过去认为链霉菌的孢子是通过风和水来传播的,但在土壤中的小气室中,风或水几乎没有什么空间,”Buttner说。“所以,这些小型原始动物已经成为完成链霉菌生命周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科学界已知的最重要的抗生素来源之一。”

据俄罗斯卫星网:瑞典隆德大学科学家证实,雨后新鲜空气中残留的“雨的味道“来自土壤微生物分泌用以吸引节肢动物的一些特殊的挥发物质。

这对微生物至关重要,因为节肢动物,特别是弹尾目,可以将微生物散播到全球各地。

弹尾目动物以真菌、微生物和小颗粒有机物为食,而微生物的孢子会在节肢动物动动时分泌出来。《自然微生物学》称,许多链霉菌属细菌会产生两种挥发物质——土臭素和2-甲基异冰片醇,形成特殊的气味。

科学家开展一系列研究,培养数个链霉菌菌落,装在专门的陷阱里,放入森林。数天后,陷阱里就引来了很多以链霉菌为食的节肢动物。生物学家研究了接下来的过程。原来,大部分链霉菌以孢子的形式在节肢动物体内存活,节肢动物会将这些孢子远距离传播。

另外,微生物会产生大量挥发性分子,其中部分是它们生命活动的产物,另外一部分则用于发信号。比如,加速动物尸体分解的细菌会产生尸胺和腐胺,味道会吓走所有多细胞动物。

这项研究的重要性在于揭示出各种自然共生现象的机制——互惠共生。细菌给节肢动物提供食物,而节肢动物帮助细菌去到它们自己无法抵达的地方。正因如此,许多微生物甚至病毒能和多细胞生物共存。

这种细菌是在塑料垃圾场发现的,是已知第一个会分解聚氨酯的微生物。 照片来源:Adam Cohn(CC BY-NC-ND 2.0)

据环境信息中心(撰文:DAMIAN CARRINGTON 编译:姜唯):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科学家发现了一种以有毒塑料为食的细菌。 这种微生物不仅能分解塑料,还能将塑料当成食物来驱动分解的过程。

这种细菌是在塑料垃圾场发现的,是已知第一个会分解聚氨酯的微生物。 全球每年生产数百万吨的聚氨酯,用于运动鞋、尿布、厨房用海绵和泡沫绝缘材料等产品,但它很难回收,大部分被丢进垃圾掩埋场。

聚氨酯分解会释放出有毒和致癌的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会杀死大多数细菌,而新发现的菌株却能够存活。 新研究已经辨识出这种细菌及其部分重要特征,但要实际应用于处理大量塑料废弃物,还有许多任务作要做。

研究团队成员之一、德国莱比锡亥姆霍兹环境研究中心(Helmholtz Centre for Environmental Research)学者赫曼. 海皮尔(Hermann Heipieper)说:「这些研究结果对于重复利用难以回收的聚氨酯产品来说是很重要的一步。 要大规模使用这种细菌大概还需要十年时间,此时最重要的是减少使用难以回收的塑料,并减少环境中的塑料量。 」

自1950年代以来,全球已经生产了超过80亿吨的塑料,其中大多数最终污染了世界陆地和海洋,或进入垃圾掩埋场。 科学家说,塑料对自然环境造成近乎永久性的污染。

这项发表在《前端微生物学》(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期刊上的研究辨识出一种新的假单胞菌菌株。 假单胞菌的特性就是能够耐受严苛的环境条件,如高温和酸性环境。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以聚氨酯的关键化学成分喂食该菌株。 海皮尔说:「我们发现,这种菌株可以将聚氨酯当作碳、氮和能量的唯一来源。 」

学界曾尝试用真菌分解聚氨酯,但细菌更容易应用在工业上。 海皮尔说,下一步将是辨识出菌株分解聚氨酯所使用的酶的基因编码。

2018年,科学家意外创造出一种突变酶,可以分解PET制成的塑料饮料瓶,这表示未来有机会完全回收宝特瓶。 英格兰朴茨茅斯大学酶创新中心主任约翰. 麦基汉教授(John McGeehan)对这项新进展表示肯定。

「某些聚氨酯分解会释放出有毒的添加物,需要小心处理。 该研究小组发现了可以处理其中某些有毒化学物质的菌株。 虽然还有许多研究工作待进行,但这是令人振奋且关键的进展,也显示从自然中寻找有价值生物催化剂的力量。 了解和利用这种自然过程将带来创新的回收解决方案。 」麦基汉说。

「环境中有大量塑料代表也有大量的碳,有机会演化出以塑料为食的能力。 细菌无所不在,演化速度也非常快。 」海皮尔表示,「但这并不代表光靠微生物学就能解决塑料问题。 最重要的还是避免塑料进入环境中。 」

过去的研究也曾发现,某些真菌会破坏PET塑料,通常拿来当鱼饵的蜡蛾幼虫能吞噬聚乙烯袋。

本文转载自「环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据东网:日本东京大学量子电子学教授香取秀俊等学者,近日通过观测超精密时钟“光晶格钟”,发现450米高的东京晴空塔展望台的时间,比地面每天快10亿分之4秒(4纳秒),从而证实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重力影响时间快慢的理论。

研究团队将原本庞大的光晶格钟等装置,改造成能够搬运的尺寸,之后于2018年10月,分别在高456.3米的晴空塔展望台,及高3.6米的地面,各设置一台光晶格钟作实验,所使用的光晶格钟误差为每160亿年1秒。

结果显示,展望台上的时钟,在一周内平均每日较地面快4纳秒,团队从而推出极其微小的重力差造成的影响。研究成果验证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若重力大则时间过得较慢的理论,有望应用于测量以厘米为单位的高度变化,以及监视伴随地震、火山喷发的地面细微变化。

香取表示,今次研究有助将该理论进一步实用化。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研究组组长安田正美表示:“这是世界首个成果,香取向诺贝尔奖进一步迈近了。”有关论文周一(6日)在英国月刊《自然光子学》发表。

据ETtoday(实习记者 留学儿):日本科学家研究指出,东京晴空塔每天比地面快 4 纳秒(Nanosecond,1 纳秒为 10 亿分之 1秒),并成功证实了爱因斯坦在《广义相对论》中,所提及的「海拔越高,重力则越弱,时间会因此更加快速推进」的理论。

根据《京都新闻》报导,东京晴空塔拥有634公尺的高度,是世界第一高塔,而理化学研究所(RIKEN)和东京大学学者香取秀俊所带领的团队一起合作,成功将庞大的「光学晶格钟」(optical lattice clocks)微型化,并将其中两个分别放置在晴空塔的453.6及3.6公尺处。

最后,团队证实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晴空塔高处确实比底层快了 4 纳秒,而研究结果也在今年4月初发表在科学期刊《自然光子学(Nature Photonics)》中。值得一提的是,光学晶格钟的时间非常精准,每160亿年才会出现一秒误差,团队也表示,有望用于研究地震或火山喷发引起的地球表面的微小运动。

研究人员正在收集海水样本,作为调查海洋单细胞真核生物和与之相关的有机体的一部分。

据新浪科技(叶倾城):国外媒体报道,科学家在海水样本中发现迄今最大的海洋细菌,它能够从太阳光线中获取能量。几年前,一台价值80万美元的高精密医用荧光活性细胞分选仪悬挂在起重机上,准备装载到海洋研究船,与此同时,海洋微生物生态学家亚历山德拉·沃登(Alexandra Worden)和同事们准备在大西洋起航,收集单细胞真核生物,并单独隔离进行单细胞全基因组测序。此次海洋研究活动还在太平洋寻找古生菌、细菌和其他与微生物有关的有机体,沃登和同事希望采集海水样本带回实验室分析,但这种做法将潜在地会影响样本的生物多样性,他们最终决定将实验室搬到了勘测现场。

起重机操作非常顺利,细胞分选仪也安全上船,科研人员和船员们开始了航海之旅,他们采集了海水样本,用荧光染色细胞制成食物液泡,标记那些积极进食的生物体,并将海水样本送入细胞分选仪,从中筛选出荧光染色细胞,结果显示被筛选出来的绝大多数是领鞭毛类细胞,即以细菌为食的掠食性真核生物。之后研究小组除了对原核生物基因组排序之外,还在领鞭毛类细胞中寻找细菌和古生菌,沃登称,起初我们并未获得什么发现,但我们仍然对这项海洋勘测十分热衷。

海洋勘测活动结束之后,博士后大卫·尼德姆(David Needham)决定挖掘冷冻海水样本,从而确定是否存在细菌,结果尼德姆发现了迄今海洋中最大的细菌,以及第二种感染掠食性原生生物的细菌。沃登说:“通过寻找普通的微生物候选者,我们最初忽略了一种重要细菌,其具有独特的组合结构。”

目前,这种海洋中最大的细菌被命名为“ChoanoVirus”,它具有8.7万个碱基,该细菌基因组很大,其蛋白质编码尤其令研究人员感到兴奋。在数以百计的蛋白质序列中,沃登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了3种视紫红质——这是存在于人体等生物体内某些细胞膜中的光处理受体,例如视网膜需要视紫红质才能看到物体。这种细菌基因组还将β-胡萝卜素分子与酶物质合成在视网膜中,β-胡萝卜素在视紫红质中还起到光敏处理作用。相比之下,人类和大多数真核生物存在部分视紫红质机制,必须从外部资源获取β-胡萝卜素形成视网膜。

为了发现这些细菌视紫红质在领鞭毛类宿主体内的可能性作用,研究人员在大肠杆菌中表达了细菌序列,并且发现光线会触发蛋白质,开始泵送质子。可能存在的情况是,这些细菌实际上是在帮助细胞从太阳中获取能量,沃登说:“这种情况是在捕食性细胞中绝对预想不到的,它是一种具有新功能的细菌,其功能并不存在于宿主生物体内。”

某些生物体利用视紫红质从太阳光线中产生化学能,这并不是一项最新发现,几十年前,科学家曾报道称,嗜盐古生菌(halophilic archaea)利用视紫红质产生能量。2000年,沃登的研究同事埃德·德朗(Ed DeLong)曾指出,海洋细菌利用视紫红质捕获光能。此后海洋生物学家在海洋多种微生物中发现了这种奇特的新陈代谢方式,2019年,沃登带领研究人员分析了海水样本中视紫红质含量丰度,并估测在海洋某些区域,视紫红质从太阳光线中获取的能量比叶绿素获取的更多。

这项最新研究首次表明,细菌明显具有掠夺性单细胞生物的功能。研究人员猜测,当有机质缺乏的时候,领鞭虫类生物会通过视紫红质机制获得能量,或者帮助它们加速新陈代谢。

这项研究结论让我们试图了解宿主体致病影响之外的感染过程,或许ChoanoViruses和其他细菌具有一些生存优势,它们不是感染宿主并溶解细胞来传播更多的细菌,这个概念在人类病毒学领域获得了支持,但在海洋领域还是一个新概念,此前海洋细菌获得的科学关注较少。迄今为止,科学家已经发现有间接证据表明海洋细菌与宿主之间存在共生关系。

据ETtoday(记者 张靖榕):巨蟒最让人害怕的就是它们能够在缠住人后立刻卷紧压碎骨头和内脏,但马来西亚街头日前竟然惊见2名摩托车骑士在路上,其中一人腰间还缠着粗度粗过健美男子大腿的200公斤巨蟒,让人看了都怕。尽管他们是载巨蟒去放生,也得到当局证实,但景象仍相当骇人。

根据《星洲日报》报导,马来西亚脸书社群在5月28日流传一段影片,两名男子骑乘一辆挡车摩托车,前头骑车的男子腰间缠着的是体型庞大的巨蟒,骇人景象引起议论,不少人以为男子把蟒蛇当作宠物,带到大街上遛蛇,还按喇叭四处炫耀。

事实上,马来半岛国家公园及野生动物保护局总监拿督阿都卡迪表示,该条巨蟒是丹州34岁的园主莫哈末韩丹在当天晚间6点捕获的,因为担心巨蟒会威胁村民安全,所以基于良善的立意,园主在隔天很快就将巨蟒送至国家公园及野生动物保护局,让相关人员安排放生。

尽管如此,短短21秒的影片仍相当恐怖,因为莫哈末韩丹虽然和另一名男子开心欢呼,还不时拍拍蟒蛇仿佛那是他们的战利品,但难保若蟒蛇突然施力缠绕莫哈末韩丹他会有什么好下场,也不知蟒蛇是否会中途落车引发恐慌。对于引起大众恐慌,莫哈末韩丹已经表示歉意,强调只是想放生蟒蛇,并非故意吓大家。

据ETtoday(记者 陈宛贞):美国加州17岁女子海莉莫里尼科(Hailey Morinico)一段监视器画面本周爆红,因为她冒着生命危险与熊对峙,在看到一只成年棕熊带着2只幼熊准备爬入住家的时刻,冲上前一把将它推下围墙。

综合纽约邮报等外媒报导,事发于洛杉矶东部布拉德伯里(Bradbury),当时一只爬上住家围墙的成年棕熊似乎正在四处观望有人居住的民宅,缓步前进,且身后跟着2只幼熊。起初,该住家的4只家犬发现后随即朝着熊冲过去,大声狂吠,似乎想阻拦对方继续前进,而成年棕熊则是伸手反击。

依据监视器画面,在一阵骚动后,海莉莫里尼科立刻向前冲刺,一把将大只的成年棕熊推下围墙,接着抱起狗往回跑到安全的地方躲避。

海莉莫里尼科坦言,带着2只幼熊出来的大熊应该是母熊,在被推下围墙之后,应该没有受伤,在没有进行太多抵抗的状态下便离去。现已知她家位在山区,熊出没的状况其实并不罕见,这次把熊推下围墙的举动让手指扭伤,但并无大碍。

据俄罗斯卫星网:《鳕岛时报》(Cape Cod Times)报道,在美国马萨诸塞州,一名潜水员差点成了鲸鱼的盘中餐。

该报称,56岁的迈克尔帕卡德 和搭档当时前往大西洋沿岸捕捞龙虾。他对该报称,“突然间,我感到有很强的震荡,接下来四周一片漆黑。我觉得我在移动,原来是鲸鱼的嘴里的肌肉在推我。”

一开始,帕卡德以为自己被鲨鱼吞了,但却没有找到牙齿。于是,他认为,他是在鲸鱼的嘴里。为了挣脱困境,他急剧地到处移动。幸运的是,鲸鱼浮出了水面,摇了摇头,把他吐了出来。帕拉德称,他在鲸鱼的嘴里待了大约40秒。

帕卡德的搭档把他拖上船,把他带上了岸。帕拉德随即住院。医院在他身上没有发现重伤,几个小时后,他就出院了。

据ETtoday(记者 陈宛贞):美国麻萨诸塞州日前发生一起恐怖意外,一名渔夫像往常一样穿着潜水装备下水捕龙虾,竟遭一只巨大的鲸鱼当场生吞。当他张开眼睛时,周围一片漆黑,才发现自己受困鲸鱼嘴里。就在他绝望以为会被吃下肚时,鲸鱼却奇迹似地反悔将他吐出,让他惊险保住性命。

根据《太阳报》,这起事件发生在麻州科德角(Cape Cod)海岸,现年56岁的渔民帕卡德(Michael Packard)在普罗威斯顿捕龙虾已有40年,12日上午却遭遇此生最可怕的事件,受困一头重达6万磅(约30吨)的鲸鱼口中约30至40秒,差点就被生吞下肚。

帕卡德说明,他从自己的渔船上跳下水后感受到巨大撞击,接着四周都暗了下来,起初以为受到鲨鱼攻击,「我摸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摸到牙齿,然后我意识到,天啊,我在一只鲸鱼的嘴里!它想把我吞下去。」

帕卡德不知该如何逃脱,心中绝望想着,「完了,我要死了」,更想起在家中等待他的妻子和二个儿子。没想到经过约40秒,鲸鱼突然浮上水面,开始猛力摇头。帕卡德接着就被它从口中吐出,抛到空中后落水,「我自由了!」

在水中漂浮的帕卡德随后被船友及其他渔夫合力救起,幸运捡回一命,仅腿部骨折,当天稍晚出院后已经可以步行。他也在普罗威斯顿地区社团报平安,马上在社群媒体上爆红。网友纷纷留言表示,「谢谢你活下来跟我们分享。」

目睹事件的渔民法兰西斯(Joe Francis)激动表示,「他能活着真是XX太幸运了。」新英格兰水族馆专家柯克伦(Peter Corkeron)则说明,这种事件发生的机率微乎其微,帕卡德只是不幸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鲸鱼嘴巴可以张得非常大,进行所谓的鲸吞(gulp feeding)。它们通常不愿打扰人类,但人们在水中仍应与其保持约90公尺距离,以免发生意外。

据东网:美国缅因州约克一个海滩62年前首次发现一架沉船残骸,专家数十年来对其来历众说纷纭。有海洋考古学家近日将沉船碎片,送至该国康奈尔大学的年轮实验室化验,发现其年代可追溯至美国独立战争之前,或与一艘建于1754年、其后在约克海滩失事的殖民时代英国货船有关,研究将有助了解早期美国海员的历史。

美媒上周五(3日)报道,沉船残骸长达15米,于1958年被发现,此后每隔约20年就会被风浪掩埋再出现,对上一次为2018年。克拉松(Stefan Claesson)领导团队调查沉船起源,利用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等考古技术,并透过无人驾驶飞机以地理资讯系统(GIS)绘制和调查沉船地点。

结果发现,残骸木材年轮显示砍伐于1753年,沉船建造于1754年,在海上航行时约有18米长。克拉松其后查阅缅因州近50年的沉船事故纪录,发现一艘1769年在约克海滩失事的单桅帆船“反抗号”(Defiance),当年由麻省塞勒姆驶往缅因州波特兰,上面载有4名船员及英国货物,途中因风暴搁浅约克海滩。船员幸免于难,惟该船自此下落不明。

克拉松表示,两者关联仍需更多考证,但认为今次发现意义重大,证明该船是美国独立战争前在新英格兰建造的仅有几艘船之一,可揭示风暴事件和海平面上升的影响。他又呼吁当局应加强保护沉船残骸,让下一代有机会欣赏。

据ETtoday(实习记者 陈妙津):美国男子凯文(Kevin)日前到田纳西州(Tennessee)度假,在入住于Airbnb预订的两层高民宿后,某天清晨5点多却听见屋外传来「砰」一声,连忙起床出外查看,才发现竟有头黑熊登门「拜访」,便决定友好地和熊熊打个招呼,没想到对方完全不领情,一声咆哮就扑了上来,吓得他赶紧躲到屋内。

据《每日邮报》报导,凯文(Kevin)日前到田纳西州塞维尔维尔(Sevierville)游玩,某日清晨却听见外头有异响,走出查探后才看见有头黑熊翻倒垃圾,像是在找寻一些东西。当下他立即走出屋外,拿出手机拍摄黑熊,想等家人们清醒后分享影片,并边拍边和对方打招呼「嗨,熊先生!」

不料,当黑熊与凯文对上眼后,立刻愤怒地咆哮一声,接着冲上前来,吓得凯文立刻跑回屋内躲避。所幸黑熊最终并没有继续追上来,也没有带走任何垃圾,而是转身上山离去。

一位附近居民则发现,这其实是头母黑熊,当时正带着三只小黑熊在住宅区觅食。黑熊一向是独居动物,生活于森林或深山中,在北美、加拿大及墨西哥等地得山脉及沼泽也很常见,通常在夏秋两季出外觅食,储备脂肪以度过漫长冬眠。

据cnBeta:外媒报道,当美国总统的好处之一可能是可以知道关于UFO和外星人的所有秘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的Ezra Klein Show播客节目中跟Klein聊天时表示,他“极其”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些成为头条新闻的“未知空中现象”的信息。

有关神秘物体的视频已经浮出水面,五角大楼将于本月向美国国会提交一份备受期待的非机密报告。虽然这位前总统认为跟外星人接触的想法“很有趣”,但他也表示“这丝毫不会改变我的政治立场。”

奥巴马表示,他的整个政治理念都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是这些漂浮在太空中央的微小尘埃上的微小生物体。”奥巴马表示,虽然他希望看到跟外星人的接触能让整个地球团结起来,但他也非常现实。

“我希望,外星人的存在能让人们更加坚信,我们的共同点更重要一些。但毫无疑问,马上就会有争论,如我们需要在武器系统上花费更多的钱来保护我们自己。新的宗教会出现。谁知道我们会陷入什么样的争论?我们很擅长为对方制造论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