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城邦政治——“修昔底德陷阱”

0 Comments

他不仅在历史、文学方面给具有很高的造诣,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还武功了得最终成为雅典十大将军之一。

其中,修昔底德所写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是重要的历史文献,它不仅在西方史学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而且在世界历史上也有着深远的影响,能够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古希腊的历史。

修昔底德在他所写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详细记录了斯巴达城邦同盟和雅典城邦同盟之间的战争,阐明了当时古希腊世界各城邦之间的关系,详细分析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前因后果。

他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这部著作中提出了当时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真正原因,书中写道:“战争的真正原因,是势力壮大的雅典人,引起了斯巴达人的恐惧,从而迫使他们开战。”

修昔底德提出的“新兴大国”导致战争无法避免的观点,被当今的某些政客视为处理当代国际关系的“铁律”,后世人们将他的观点称为“修昔底德陷阱”。

而当今某些政客将这一理论作为攻击别国的理论依据,即认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挑战现存的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回应这种威胁。

于是,战争就变得不可避免,战争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他认为新兴大国的崛起是导致战争必然发生的罪魁祸首。

然而,修昔底德片面的将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原因归结为:雅典势力的日益增长引起斯巴达人的恐惧,战争势在必行无可避免。

那么,他的观点是否真实客观的描述了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呢?当时的古希腊城邦之间的政治关系到底是如何呢?

公元前5世纪,波斯帝国逐渐强大,想要趁机将领土向西进行领土扩张,而在波斯帝国西方的古希腊城邦也快速发展,古希腊文明逐渐影响着周边国家,从而成为波斯帝国领土西扩的阻碍。

于是,为了扩大领土,掠夺古希腊城邦的领土和水,波斯帝国发兵百万,发动波希战争。

古希腊城邦为了对付强大的波斯帝国,包括斯巴达和雅典在内的古希腊各城邦组成了同盟共同抵御波斯帝国的入侵。

最终,经过古希腊城邦的团结一致共同打败了强大的波斯帝国。波希战争胜利以后,雅典城邦逐渐强大成为海上霸主,从此成为古希腊世界的超级强国,并对其他城邦横征暴敛,试图将它们沦为自己的附属国。

雅典的强硬的手段引起了斯巴达人的不满,他们不甘心从此称为别人的附庸,于是在斯巴达的领导下,成立伯罗奔尼撒联盟,对抗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的霸权。

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和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交战双方将战争持续了20多年,最终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取得了胜利。

这场战争终结了雅典在古希腊世界的霸权,其力量遭到了严重的削弱,使得雅典从古希腊世界的超级大国沦为了二流强国。而斯巴达在此次战争以后迅速崛起壮大,取得了古希腊世界的霸权。

修昔底德出生于公元前460年,他出身高贵血统纯正,他的父亲奥罗路斯是雅典的贵族,其家族在色雷斯沿海地区拥有金矿开采权,可以说家境优越。

他自幼在雅典长大,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他生活的时代是雅典的鼎盛时期,也是古希腊文化的全盛时期,所以此时的修昔底德对雅典城邦自然有着深厚的情感。

而且,他还是雅典的十大将军之一,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为雅典参战。结果,很不幸,雅典城邦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惨败。

所以,从修昔底德的身份上来看,他作为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参战方,一方是生养他的故土;一方是杀他战友、夺他资源的敌人。

当他在分析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时候,是否能够做到不掺杂个人情绪,真正做到了客观公正还有待商榷,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在这里不难看出,修昔底德将战争爆发的原因片面的推给斯巴人的用心了。矛盾是双方的,怎么能说只是一方的原因呢,显然这种观点是不对的。

公元前477年,雅典召集盟友在特洛岛集会。在这里雅典城邦要求各城邦需要以提供舰队或者缴纳贡金的方式进行结盟。

在当时,雅典拥有一支200艘战舰的海军,以这些小城帮的实力无法与雅典相提并论。雅典军事实力强大所以在同盟中它自然是同盟的最高统帅。

但是在当时,有很多城邦不愿意缴纳贡金,但是雅典却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于是,雅典城邦便利用它在海上的绝对优势,控制地中海各交通要塞,强行把同盟总部迁到雅典,讨伐不服从它统治的城邦。

此时的雅典还不满足,它不想再承人同盟诸邦的同等地位,想要把同盟诸邦的地位降至附属国,其推行霸权主义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此时,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就是在雅典的压迫下成立的,同盟所有成员联合起来共同反对雅典的霸权主义。

由此可见,战争爆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雅典推行的霸权主义,而不是修昔底德所谓的雅典的兴起引起了斯巴达人的焦虑。

如果雅典不恃强凌弱推行霸权主义并企图将其他城邦作为自己的附属国,那些城邦又怎么可能投奔斯巴达一起对抗雅典呢?可以说,是雅典城邦打破了古希腊世界原有的和平。

而修昔底德却将战争的原因全部推给斯巴达,这不得不说理由太过牵强,确实有些颠倒是非了。

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这部书中一直强调斯巴达人“恐惧”这个心理因素,但是殊不知,现实的冲突和利益要比那些心理因素更真实。

波希战争以后,无论是雅典城邦,还是斯巴达城邦以及古希腊其他的城邦实际上都有三个选择,战争、和平共处、妥协,战争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可以说,在当时没有人能够策划得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也没有哪个城邦需要这样一场战争。而且,在这场战争爆发之前,斯巴达一直保持着克制的态度,并不存在深深的恐惧。

公元前460年,雅典同盟将手进一步伸到了希腊大陆,不断挑衅斯巴达得底线。

它不仅接纳斯巴达的敌人美塞尼亚流亡者,而且还逼迫斯巴达盟邦麦加拉加入提洛同盟,并且还攻击了斯巴达盟邦埃吉那,与斯巴达主要盟邦林斯发生冲突并使林斯遭受重创。

即使雅典同盟这样挑衅斯巴达,当时的斯巴达对雅典依然保持宽容,没有立即发兵与之对峙。直到公元前432年,斯巴达才在科林斯人的煽动下对雅典宣战。

由此可以看出,斯巴达原本不想战,而且一直都对雅典联盟保持着容忍的态度。想要进一步与雅典同盟保持着和平共处的和平局面。

但是,雅典却不依不饶,想要让自己成为所有古希腊城邦的霸主,让所有城邦都沦为自己的附属国。斯巴达面对自己及城邦同盟的利益接连受损,已经到了对雅典忍无可忍的地步,所以才被迫选择了对雅典宣战。

如此看来,以斯巴达人的性格,不可能挑起战争。更不可能是源于斯巴达人对雅典强大的恐惧。从当时的局势发展来看,战争并非是无可避免。

但是要想避免战争应该是双方共同努力,只有交战双方都保持克制,才能保持和平避免战争。而不是一方实行霸权主义不断挑衅,而另一方面对自己的利益发生损失而无原则的进行退让。

所以,从古希腊城邦之间发生政治冲突以及政治局势发展和古希腊城邦居民思想观念来看,战争的爆发并非不可避免。

修昔底德的观点似乎带有强烈的城邦情绪,没有对战争爆发的原因进行公平客观的分析。然而在如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中,我们也应该仔细思考不要陷入“修昔底德陷阱”陷阱之中。

如果总是秉持着“战争不可避免”的观念去揣测其他国的态度,从而将修昔底德的观点作为制衡别国发展和政治甩锅的工具。那么,世界又如何保持和平发展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