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德托昆博这是我的故事

0 Comments

在密尔沃基市中心北部第四大街右拐,驶向赫安大桥然后继续向南行驶6英里,最终会来到圣弗朗西斯天主教神学院——一个牧师们祈祷、雄鹿队训练、

他会重演刚刚比赛中的每一幕,把每一颗刚刚弹框而出的篮球重新投入篮筐,把每一次刚刚未能解读的防守拆解开来。有时他会练到凌晨1点,有时甚至3点才会离开,汗水在同一个夜晚第二次浸湿了他身上的白色主场球衣。阿德托昆博说:“在表现糟糕的比赛后,我真的会怒火中烧,我怕我直接回家的话,这些怒气将永远无法消散。这就是我驱散怒火的方式。”

以前,阿德托昆博往往就直接在比赛场地里完成这种赛后“自我惩罚”,那是他有次从输球后的克里斯保罗那里学来的。然而,当注意到有些前排球迷会逗留在座位上,用手机记录下这一过程后,不想让球迷感觉自己是在作秀,于是他决定改变这种“自我惩罚”,既改变它发生的时间,也改变它发生的地点。

阿德托昆博成长的故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他的父母查尔斯和维罗妮卡-阿德托昆博如何为了全家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在1991年从尼日利亚移民希腊,生下四个男孩儿的同时,一次次被威胁驱逐出境。然而,童年的阴影并没有使小长名一蹶不振,相反却从侧面更加激励了他不断向前。“我无法将过去的经历抛诸脑后,”阿德托昆博解释说。“我没法说‘我成功了,那些对我来说都过去了’相反,我会时刻牢记当年的日子,正是从那些日子里我学会了拼命生活。”

阿德托昆博现在住在圣弗朗西斯德塞尔斯学院附近的一套三层联排别墅里,和父母住在一起。像所有篮球明星一样,他也喜欢Wingstop的炸鸡和电视上的NBA频道。但当需要激励自己保持住上升势头时,他依旧会一路向西来到24小时营业的Omega餐厅,点一份带着些许乡愁的沙威玛和烤羊排。“我会想想四年前自己在哪里——希腊街头;而现在又在哪里——一个足够照顾自己孩子、孙子以及他们子孙的处境”,阿德托昆博对此也不乏惊讶,“我说这些并没有任何的自满与不敬。然而,这确实是个疯狂的故事,不是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