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议「设立大病治疗个人承担上限超出部分由医保覆盖」

0 Comments

案例中的小龙38岁,2019年11月12日早晨八点,因无明显诱因出现上腹部胀痛。

行“全麻下腹腔镜下行阑尾切除术”,诊断为急性化脓性阑尾炎,手术顺利后出院。

2014年的四月就确诊了肺腺癌,随即入院手术,术后六次化疗,此后定期复查。

(PET-CT是恶性肿瘤病人愈后复查的一个常规手段)发现转移到了肝部,基因检测EGFR有突变,使用第一代的靶向药特罗凯,也叫厄罗替尼,用药以后肿瘤得到了有效控制。

开始使用2017年4月获批进入中国的第三代靶向药泰瑞沙(奥希替尼)肿瘤再次得到有效控制。

老王自肺癌确诊至今生存六年,远远的超过了平均水平,因为中国的肺癌五年生存率为19.8%。

151105减去自理金额38370,再减去起付线元,在当地三级甲等医院居民。

151105减去38370再减去67041再减1万元,然后乘以大病保险的报销比例75%,那么第二轮的大病保险报销26770.5元。

整体的医保补偿率还可以达到62.08%,整体的实际自付率为37.91%。

他的肺癌复发,基因检测使用了第一代靶向药物特罗凯,特罗凯的价格一盒18000元,一盒只有七片。

我们看到PET-CT做一次的价格,PET-CT,适用于复查的诊疗手段是9800元。

六个月降价自付5571,总的花费加起来是155726,个人的自负率是100%。

它使用的特罗凯产生了耐药性,使用了第三代的靶向药物(泰瑞沙),这个药品的价格更贵,一瓶需要51000元,一瓶是30片。

如果治疗仅限于传统的手术、化疗,医保的补偿率仍然相当可观,也就是他第一阶段。

但是如果使用比较先进的自费检查项目,自费的靶向药之后,医保的补偿率就会迅速下降。

他赶上了靶向药进入中国,不治之症出现了,希望他的家庭财力还可以支持,并且两次还赶上了国家的好政策,特罗凯的降价,泰瑞沙降价,且纳入了医保。

试想如果全国推行,癌症患者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个相当大的基数,老人很大一部分死因都是因为癌症,一旦医疗整上限,我绝对相信几乎全民都会启动“倾家荡产买老人几个月光阴”操作,只是这个代价让全民买单了,给老人几个月的光阴医疗让一个国家破产,代入思考就是全家为一个老人几个月光阴脱贫了,很多人心里会愿意吗?

家是最小的国家,国家是最大的家庭,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组建了中国这个大家庭。

就像一块饼,每个人都要分一口,那只能保证你不会被饿死,但是吃不吃的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除了封顶线和起付线以外,中间的部分还可以进一步稀释为自费内容、自付部分和医保报销。

自费:不属于医保报销的范围(医保不管的部分),包括自费药品、自费医疗项目、自费服务。

自付:即便在统筹基金支付范围内,也不是全报,而是有一部分需要个人先行自付,剩余的部分进入统筹再报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