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昔底德陷阱”的启示:历史不能被架空!

0 Comments

一直以来,“修昔底德陷阱”都是历史学界和国际关系学界的热门研究话题。那么,什么是“修昔底德陷阱”呢?我们又如何理解修昔底德陷阱呢?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修昔底德陷阱”源自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对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研究。他认为,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会影响到现有的大国。新兴大国的崛起必然会挑战现有大国的地位,而现有大国也必然会对这种挑战作出回应,因此,新旧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由于伯罗奔尼撒战争在国际关系研究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因此,修昔底德陷阱也成了历代国际关系学家研究的热点。而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也似乎验证了“修昔底德陷阱”的正确性。

但是,正如我在此前一直说到的。很多人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总是存在两种倾向:一是在已知结果的前提下反推历史;二是简化历史。上文中对“修昔底德陷阱”的阐述很容易给读者造成一种简单化的误解,认为新大国和旧大国之间必然发生战争,无论现实背景是怎样的。这种理解是错误的,甚至是危险的。

理论必须联系实际,因此,我们必须弄清楚修昔底德是在怎样的背景下提出这个理论的。修昔底德提出这个理论的现实背景是公元前5世纪爆发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交战双方是斯巴达领导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和希腊领导的提洛同盟。修昔底德认为,是因为斯巴达(现有霸主)惧怕雅典(崛起大国)力量的崛起,因此选择战争。但现实是这么简单的吗?

首先,我们要明确两大同盟的特点。斯巴达的伯罗奔尼撒同盟是以斯巴达为中心的,众多城邦(大多数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上)与斯巴达达成的同盟的集合体。斯巴达和同盟城邦之间是相互保护的关系。斯巴达作为当时希腊世界拥有最强大陆军的城邦,他可以为同盟城邦提供强有力的保护。但由于斯巴达的社会基础是建立在黑劳士奴役之上的,而黑劳士又多次爆发起义。因此,同盟也帮助斯巴达维持这种奴役制度。雅典的提洛同盟则更像是帝国统治。提洛同盟内的绝大多数城邦不维持自己的海军,而是向雅典缴纳税负和船只,由雅典统一组建海军并保护他们,维护爱琴海的贸易和安全。雅典自身的粮食生产严重不足,因此这样的制度也支撑着雅典的经济发展和粮食供应。由此可见,雅典和斯巴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

其次,我们必须明确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之前,两大体系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当时支撑希腊世界国际关系的基础是公元前445年签署的《三十年和约》。和约双方确认了各自和对方的势力范围,等于确认了彼此的地位,将希腊世界划分为两大阵营。和约规定,任何一方的同盟城邦不得改弦易辙加入另一方,但是中立城邦可以加入其中一方。另外,双方之间如果爆发冲突,应该由仲裁解决。实际上,《三十年和约》是建立在双方谁都无法战胜谁,又都认识到战争继续下去损失将更大,因此和平对双方都有利这样一种认识之上的。可以说,这种认识非常类似于欧洲三十年战争之后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和拿破仑战争之后的《维也纳和约》。

上述两个问题的明确,对我们正确理解伯罗奔尼撒战争为何爆发是至关重要的。战争起源于距离二者都很远的地方。希腊西北部地区的中立城邦克基拉和斯巴达的盟邦科林斯之间的冲突。为此双方都派遣使团来到雅典寻求帮助。克基拉的使者支出,克基拉是一个海上大国,一旦被科林斯击败,那么强大的克基拉海军就会归科林斯所有,这就等于加强了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海上力量。海军是雅典的根基,虽然我们受到史料的限制,但很可能这一点戳到了雅典的痛处。伯利克里说服大家做出中间路线,与克基拉达成防御同盟,但不达成攻守同盟。而且随后也只出动了很少的军舰前去支援克基拉。可见雅典实际上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不想把整个伯罗奔尼撒同盟扯进来。但随后爆发的西波塔战役将雅典和科林斯推到了战争的前台。科林斯寻求盟邦的支援,雅典也对支援科林斯的波提狄亚提出威胁,并对墨伽拉进行贸易禁运。墨伽拉和科林斯都是斯巴达的重要盟友,二者也都开始寻求斯巴达的支持。

刚开始的时候,斯巴达只是邀请他们来讨论。实际上,科林斯和克基拉的冲突,以及克基拉与雅典结盟都没有违反三十年和约(克基拉是中立国)。反倒是科林斯要求斯巴达支援他对抗雅典有违背和约的嫌疑。因此,斯巴达并不想直接参与战争。但是,科林斯的使者支出:如果斯巴达不履行盟友义务,那么科林斯就会投奔他处。这是斯巴达最为担心的。因为,一旦科林斯开了背盟的头,那么斯巴达霸权赖以维持的根基就崩溃了。事后,斯巴达只得多次派使者前往雅典,几经讨论,斯巴达对雅典提出,实际上也是中间选择:撤销墨伽拉的贸易禁运,但是不接受仲裁。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战争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同时又可以给科林斯支持但不要乱来的信号,维持伯罗奔尼撒同盟。但是,雅典领袖伯利克里拒绝不接受仲裁这件事。因为不通过仲裁就满足斯巴达要求的话,就等于是雅典在斯巴达违背和约,用武力逼迫的情况下就范。同时,伯利克里认为凭借雅典坚固的城墙和强大的海军、繁荣的海外贸易。雅典可以避免与斯巴达陆军正面对抗,又可以维持战时经济,最终迫使斯巴达接受不战不和的现实。可以说,伯罗奔尼撒战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拉开序幕的。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的一点。即使在斯巴达宣战之后整整七个月,斯巴达都没有出兵攻打雅典,相反却是派出了三波使团。可见,实际上斯巴达和雅典都不是真的要挑起战争。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并不是简单地两个大国之间必然对抗的故事。它给了我们两个启示。第一是“弱国确定强国”,后来我们还将看到这样历史的多次重演,最典型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两个盟邦甚至是中立国之间的冲突扯进了两个主要大国。科林斯对斯巴达的退盟的威胁是不容忽视的。第二是军事战略必须符合国家大战略。双方都有避免战争的初衷,但是双方的战略都有问题,特别是雅典,伯利克里错误的认为陆上闭门不出加上海上骚扰就可以逼迫斯巴达退兵。因此,合理的大战略必须要有正确的军事战略的支撑。同样的这样的错误我们还是会多次看到。比如一战之前协约国和同盟国各方都犯过这样的错误,还有二战之前的法国的马奇诺防线、英国的新加坡要塞等等。由此可见。“修昔底德陷阱”并非不可避免,但这需要明智的外交和军事战略的支撑。而这必须放在故事发生的真实背景之下研究。

最后,我要补充一句。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是国际关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惜由于历史过于久远而被人们所忽视。我也希望近一点绵薄之力,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个史诗般的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