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心理世家》之一代宗师弗洛伊德

0 Comments

公元1879年,德国人冯特在莱比锡大学建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正式投入使用的心理学实验室,开创现代科学心理学并广收天下门徒,使得心理学在欧洲、美洲和亚洲遍地开花,形成一股与人类生活密不可分的江湖势力。

与此同时,距离莱比锡大学452公里的维也纳大学里面,23岁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距离他的医学博士毕业,还需要两年。

两个人此前并无交集,从现有的史料记载来看,之后也依然没有碰撞思想火花的机会。但那时的两个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是,他们都将成为现代心理学江湖中,被永远载入史册的绝世高手。

如果说一生勤勤恳恳笔耕不辍的威廉·冯特是祖师爷级别的武林圣人,那亦正亦邪深不可测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就是少林掌门这样类型的一代宗师。

说起来,说起弗洛伊德这个名字,在中国的流传度还是很广的,知道这个名字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至少比知道冯特的人多得多。

坊间一旦有人提到弗洛伊德,人们总会会心一笑:“哦,那不是周公的外国同行嘛,解梦的。”

了解得多一点的,定会“嘿嘿”笑出声音:“这老头,又黄又污哦,老是在说,嘿嘿嘿……”

更有甚者,近些年无论是在心理学江湖中,还是在其它领域中的学者,多有批判弗洛伊德者,认为他创立的门派是歪门,他信奉的理论是歪论邪说,是伪科学。

若是老爷子地下有知,看到对他如此多的误解,定然会气得跳起脚来,把这些玷污他英名的人一个个都打回到“口欲期”(弗洛伊德人格发展中的最早期,即刚出生的婴儿)去。

其实和现代的小镇青年一样,弗洛伊德在26岁以前都是没有明确的人生方向,过着按部就班的普通人生活。

1856年5月6日他出生的时候,欧洲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个小国家,那时几乎整个欧洲大陆是一个统一大国,叫奥匈帝国。

58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把这个帝国打得四分五裂,所以弗洛伊德的出生地变成了现代地理上的捷克共和国。

这个年份从“宿命论”上讲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与此同时的中国大清朝正在轰轰烈烈闹“太平天国”。按照中国的习俗,弗洛伊德最多也就是个属龙的人。

不过四月的龙,十二生肖中讲得挺好:工作顺利,事业成功,在外多遇贵人,在困境之中有人帮助。

弗洛伊德出生在重组家庭,他的羊毛商父亲娶了一房又一房老婆,家里兄弟姐妹一大堆。他的母亲已经是父亲的第三任,因为相当漂亮,所以深得父亲宠爱。小弗洛伊德也因此被爱屋及乌,整个童年过得还不错。

多年以后,江湖盛传弗洛伊德人格理论中的“恋母情节”,正是来自于自己的童年的经历——人们这种以讹传讹的揣测,也都对弗洛伊德的这些家庭状况捕风捉影后的人为加工。

弗洛伊德三岁那年,跟着家人搬到了德国莱比锡——如果说同样在心理学江湖开宗立派弗洛伊德和冯特有过什么交集,只能是莱比锡这个地方了。

但弗洛伊德去的时候,27岁的冯特正在海德堡大学做实验,要16年后才来到莱比锡。

弗洛伊德没有上过小学,九岁前都是居家学习的,父母就是他的老师。九岁那年他提前上了中学,中学生弗洛伊德主要在学外语。

高中时他曾梦想当律师,可能志愿没填好,最终稀里糊涂去了维也纳大学学医,一直学到25岁博士毕业。

这一年,弗洛伊德终于遇到了十二生肖中推算的“命中贵人”——著名的生理学家恩斯特·布吕克。

似乎那个年代的欧洲,所有的博士毕业找工作都有相似的命运——在实验室做实验。

1858年,博士冯特在海德堡大学医学实验室找到了人生方向,后来成了现代心理学之父。

1881年,博士弗洛伊德也在维也纳大学医学实验室遇到了“贵人”布吕克,不同的是他最终是在实验室外面找到了人生方向。

布吕克给弗洛伊德第一个建议就是:赶紧离开实验室,一个医学博士宅在实验室能搞毛?去医院治病啊,来钱快!

在布吕克的介绍下,佛洛伊德结识了在维也纳甚有名望的生理学学家和执业医师约瑟夫·布罗伊尔。

布罗伊尔比佛洛伊德年长十四岁,对治疗癔症(歇斯底里病)有兴趣。他向年轻的弗洛伊德介绍了用催眠术和疏泄法治疗一个叫安娜·欧的病人。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弗洛伊德注意到了,在真实的病人身上,人们经常说的“神经病”和“精神病”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布吕克是递给弗洛伊德人生钥匙的人,布罗伊尔就是弗洛伊德的人生领路人。而弗洛伊德在安娜·欧身上的这个发现,则为他日后成为一代宗师擦亮了第一根火柴!

安娜·欧21岁,是一位维也纳中产阶层家庭出身的美丽且聪明的姑娘。她在护理患严重胸膜炎的父亲时得了病。

她的症状令欧洲顶尖的医学专家一筹莫展,当时最先进的探测仪器也无法找出任何躯体疾病。

外表和身体完全正常的人,却怕水,突然不会说母语德语,只会说英语,手臂会突然瘫痪,同时会幻想自己手指变成了蛇,生活中最常见小东西,在她的眼里会变得巨大无比,眼睛不由自主斜视,神经性咳嗽……

布罗伊尔的治疗方案很简单,就是让安娜·欧在一个完全放松的状态下,自己回忆讲述自己害怕的情景。经常在说出恐惧的根源后,病症就能消失。

安娜·欧给这种治疗叫“谈话治疗”,但布罗伊尔给它命名“疏泄法”。弗洛伊德听了这些事后,对癔症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在对癔症病例不断收集研究之后,弗洛伊德和布罗依尔合写了《癔症研究》一书。这是心理学史上精神分析方面最早的著作。

弗洛伊德在书中写到,安娜欧的右侧上肢瘫痪及水恐惧症都是由精神上的创伤体验所引起,治疗过程表明,将内心隐藏的创伤记忆说出来就能治愈病症。

弗洛伊德从此开始探索通过说出遗忘的记忆以达到治疗病症的更简单方法,这是便是人类科学史上大名鼎鼎的精神分析学的开始。

弗洛伊德专注于寻找曾给患者造成精神创伤的既往经历,就像侦探根据罪犯留下的蛛丝马迹顺藤摸瓜。

为此他还公费留学去法国和沙可学了一阵后来在江湖一度被封神的“催眠法”,最初简单的“谈话治疗”也被弗洛伊德发展为后来名震心理学江湖的“自由联想”。

在多重内外神功的加持之下,弗洛伊德终于在多个病例中再次有了颠覆认知鬼哭神惊的发现——他发现了引起神经症的创伤几乎都与有关!

既然是万恶之道,那为什么人们对此毫无觉察呢?弗洛伊德对此给出了一个开天辟地的奇妙答案——因为无意识的存在!

弗洛伊德说,NO。他觉得,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知道自己在干嘛,其实他们都不知道。

人的脑子里面有个叫潜意识的家伙,它一直存在,从不露面,经常指挥你干些让你自己根本意识不到的事。潜意识,就是无意识状态????更特么像绕口令了。

但弗洛伊德的伟大在于,他知道人们一时半会理解不了这么神秘的东西,他又创造出来三个更加具体的东西——这便是被后世各种成功学、人力资源管理、教育培训机构用烂了的“人格结构”——本我,自我,超我。

说到这里,神秘莫测的“老弗爷”理论似乎接了点地气了。本我不就是那个本来面目或者叫动物性的我吗?自我就是我给你你看到的那个我?超我就是我梦想的那种高级我?

“老弗爷”说,你小子很有慧根,全部答对,但是我告诉你,本我的背后就是“潜意识”,超我是暂时或者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自我是为了不让本我和超我打架而衍生的——故,其实你只有一个动物性的本我!

弗洛伊德淡定地说,对,是人一切发展的源动力,受挫就会产生创伤,创伤进入潜意识就会得精神病!

弗洛伊德说,非也,世人皆有而不自知,婴儿为什么喜欢吮吸,那是用嘴在满足欲望啊!

于是乎,更多闻所未闻的诡异名词层出不穷:婴儿口欲期,小儿肛欲期,儿童性器期,大童潜伏期,大人生殖期……总之,人类一辈子都在为而忙活!

你的梦想,你的荣耀,你的追求,你的浪漫,你的睿智,你的愚蠢,你的哭和笑,你的快乐和悲伤的背后,只有一个驱动力——!

简直鬼哭神惊,惊世骇俗!但弗洛伊德一不做二不休,一口气为此写了《梦的解析》,《性学三论》等大部头书,来为自己的惊世言论站台,不过据说当年根本卖不出去。

但你要说他胡言乱语吧,这世间的事还真的就经不起冷静地客观地推敲,认真地想到最后,你会发现似乎真的是那么回事。

抛开让正人君子避之不及的,仅仅弗洛伊德提出的“童年创伤会影响一生人格发展”的理论,简直就是颠簸不破的真理,直指人心,无可辩驳。

对了,也学周公开始解梦的弗洛伊德,完全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子——几乎所有的梦,都能被弗洛伊德解释为性梦。

山洞,木棒这种象形玩法就不多说了,连树叶,小草,钱包这些,他都能给你扯到性上去。

但如果我们足够客观,回望弗洛伊德生活的年代,欧洲大陆依然挣扎在中世纪欧洲教皇一言九鼎的“禁欲”余威中,那不是一个人压抑的时代,是整个时代的人被宗教清规压抑的时代。

虽然距离比利时广场“火烧布鲁诺”这种蛮荒时代才有的蒙昧已经年代久远,但那时整体欧洲人依然是生活在一个宗教为王、谈性色变、“存教义灭人欲”的社会状态。

也许,他就是为了对抗教会,让人们放弃那虚无缥缈的“主和上帝”,回归人性,回归自己。

他在晚年也修改了关于的说法,创造了“力比多”这个词,表示包括在内的人的一切追求快乐的源动力。

多年以后,弗洛伊德和他的“精神分析学”依然经久不衰,养育了无数以此为生的心理学家、治疗医师、咨询师和培训师,大师,甚至骗子。

他博大精深的精神分析学,懂得的人依然不多,精通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但并不影响弗洛伊德在这个门派中创造的一系列名词和概念的广为流传:

本能,焦虑,自我防御,童年创伤,心理能量,移情……每个概念都养活了今天无数的自媒体。

骂他的人依然很多,反对他的人枚不胜举,但他的很多理论,既无法被彻底驳倒,又竟然能和生活中的事实一一对应。

冯特为人类打造一片现代心理学江湖,弗洛伊德在这江湖中建立历史上第一个完整的人格学派,是为“经典精神分析学”。

后来,追随和发展弗洛伊德理论的人很多都成了大师,但他们再也无法达到弗洛伊德的高度和全面。

骂和反对弗洛伊德的人更多,他们也都成了大师,但却再也不如弗洛伊德这样从前人神共愤、以后妇孺皆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