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巨匠弗洛伊德竟然不会催眠?

0 Comments

之前,我们介绍了“现代催眠学之父”米尔顿·艾瑞克森,还有他创立的自然催眠法。

心理学领域还有另一位巨匠——弗洛伊德,他的名气和影响力比艾瑞克森更大。他已经去世80多年了,但仍有很多人一说起心理学,就必谈弗洛伊德。他创立的精神分析也是历史最悠久、影响最深远的心理治疗流派之一。

很多人搞不清精神分析和催眠的区别,有的人还以为催眠是精神分析流派里的一种方法,这明显是误解。

不过,弗洛伊德在创立精神分析之前,确实跟催眠有过一段渊源。甚至可以说,他之所以创立精神分析,离不开催眠治疗带给他的一些影响。

关于弗洛伊德的故事,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详细阅读《创伤与复原》《创伤与记忆》和《杀死弗洛伊德》这几本书,里面都不同程度地介绍了弗洛伊德的经历和他创立的精神分析。

书里还描述了一些弗洛伊德当年试着做催眠的情景。他观摩了老师的催眠示范后,回到维也纳,也试着对患者实施催眠治疗。他将手置于患者的额头上,稍加压力,他告诉患者,“这样,你就能想起曾经被遗忘了的事情”。

用现在的认知神经心理学的话来说,弗洛伊德是在尝试引导患者想起与病症相关的内隐记忆,并想对此进行处理,颇有“创伤修复”“记忆再巩固”的意味。

而且,弗洛伊德曾公开表示,癔症是心理创伤造成的,创伤事件能引发让人难以承受的情绪反应,因此使意识状态改变,从而导致症状。

这里说的癔症,又叫做歇斯底里症,在现在精神科诊断体系里,被称为分离障碍。主流精神科已经形成基本共识:一般认为,分离障碍由心理创伤引起。

也就是说,当时弗洛伊德对于癔症的理解已经接近现在精神医学的发现,已经摸到了分离障碍本质的边缘了。

但书里说,弗洛伊德觉得自己对催眠实在不在行。而且他与同门师兄弟,即法国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皮埃尔·让内存在竞争,就催眠技术来看,他比不过这位师兄弟。所以很可惜地,弗洛伊德没有继续在催眠这条路上走下去。

而且,弗洛伊德后来否认了癔症的根源是心理创伤的说法。他虽然承认,很多癔症女性患者在童年时期有过性经历(其实是遭到了大人的性侵害,有的甚至还有精神虐待);但他不认为患者因此而痛苦、愤怒,相反,他觉得正是因为患者的某种望得不到满足,所以才表现出种种症状。

弗洛伊德写过一本书,叫做《朵拉:歇斯底里案例分析的片段》,这本书在精神分析界很出名。

朵拉的父亲与邻居K先生的太太有私情,父亲为了补偿K先生,就把朵拉“送给”了他。朵拉14岁时就被强吻,受到性侵,18岁时出现了癔症。

但弗洛伊德认为朵拉的症状不是因为这些创伤,而是因为她内心深处的某些性本能没有得到实现与满足。这种解读让朵拉无法接受,最后中止了治疗。换句话讲,弗洛伊德不仅没有用自创的精神分析理论治愈受害者朵拉,而且还给她造成了二次伤害,对她来说是种极大的侮辱。

所以,弗洛伊德把很多心理问题、精神症状都归结于望得不到满足,这被很多后来的心理学者诟病,包括现在的新精神分析流派也推翻了这个说法。其实别说是科学精神心理学了,哪怕是只从现在老百姓的常识角度来看,弗洛伊德这种解读也是非常荒谬的。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弗洛伊德,这跟其所处时代的局限性也有关。弗洛伊德比艾瑞克森所处的时代还要早半个世纪,当时科学心理学还没出现,更没有脑科学、认知神经科学,精神障碍的病因往往靠当时专业人士的主观解读。

我们也不能完全否定弗洛伊德的成就,他提出的精神分析理论是第一个有完整理论体系的心理学说。目前,精神分析虽然在国外趋向于被淘汰,但仍是国内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中,运用最广的流派。

不过,我们一再强调,精神分析流派对于精神障碍的治疗效率很低,尤其不适合青少年、学生患者。若精神分析师处理不当,很容易恶化亲子关系,也无益于孩子症状的改善。

在西方发达国家,精神分析的地位已经明显下降,甚至可以说遭到了摒弃。取而代之的是循证医学证实有效的认知行为疗法(CBT),及其发展出的正念疗法,辩证行为疗法(DBT)等。

随着时间发展,随着治疗效率的悬殊对比,精神分析的弊端也会在我国暴露无遗,面临同样的式微。希望青少年、学生群体患者和家属理性对待,谨慎选择。

总的来说,弗洛伊德确实为心理学做出过突出贡献,但很多人没能从另一方面看到,弗洛伊德也在无意中阻碍了现代精神心理学的发展。

他未能很好地掌握催眠的技巧,这不是他主观上的过错,而是能力问题。但他从此一味否定催眠的作用,还否定了癔症的根源是心理创伤,这大大阻碍了催眠在临床心理治疗中的发展和应用,令现代精神医学和心理学界错过了一次深入研究催眠治疗、心理创伤的机会,也错过了找到精神障碍心理社会根源和高效治疗方法的宝贵机会。

直到现在,很多人(包括心理卫生从业人员)一听到精神分析就盲目追崇,可一听到催眠治疗,就满面狐疑,甚至是质疑。主流精神科虽然承认了癔症的病因是心理创伤,也认为催眠治疗对此很有效,但也就仅此而已。

对于更加常见的抑郁症、双相障碍、强迫症、焦虑症等,主流精神科并不认为这与心理创伤有重大关联,更不认为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能有效地解决这些病症。关于催眠治疗修复心理创伤,迄今为止国内外的临床研究仍然非常有限,不受重视。

所以,我们不断分享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的突破性发现,但很多人觉得这难以置信,甚至有些精神科大夫觉得是忽悠、或者一派胡言,可能主要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弗洛伊德的个人抉择和观念,确实对后世造成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但至少从现代精神心理学临床实践的角度来看,这个影响有很大一部分是弊大于利的。希望大家要看到这一点。

这也暴露出弗洛伊德深层面的人格特征,或者说是局限性。他偏执、自恋,这或许成就了他的个人名声和精神分析理论,但也局限了他的最终成就。而精神分析理论也深深地刻上了这种人格影响的烙印,导致了精神分析理论最终日渐式微的命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