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接班弗洛伊德

0 Comments

新闻军事体育NBA娱乐视频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文化BBS博客微博

众所周知,霍克尼已经不再年轻,而且他是仅存的依然在用双手创作作品的老匠人——但是,仅仅因为活得比别人都老,就可以称之为弗洛伊德的接班人吗?英国人在内心深处十分保守,这看似跟艺术风马牛不相及,实际并非如此。表面上看,公众对特纳奖和Frieze艺博会兴趣盎然,似乎人人都相信前卫先锋派的天赋。但实际上,英国人只会把他们的喝彩声给那些看起来可靠的作品——真够坑爹的!

现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正在大肆宣传的大卫·霍克尼的展览,如果你去看了,就知道英国佬究竟有多保守了。倘若再对比眼下红得发紫的达明·赫斯特和翠西·艾敏等人,则更加一目了然。多年来,英国年轻(现在是中年)观念艺术家——YBA的名声被看做是国家荣誉的一个污点。

自卢西安·弗洛伊德驾鹤西归,大家心照不宣地把大卫·霍克尼看作是英国最伟大的在世艺术家,这其实很无趣——看起来,似乎霍克尼继承了弗洛伊德的衣钵,但是,这个设想的基础是什么?众所周知,霍克尼已经不再年轻,而且他是仅存的依然在用双手创作作品的老匠人——但是,仅仅因为活得比别人都老,就可以称之为弗洛伊德的接班人吗?如果这还不足以称之为保守,那么,更有意思的事实是,在整个英国,迄今没有一位权威人士用过伟大这个词来描绘雷切尔·怀特瑞德(Rachel Whiteread)或者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当然以他们的声望来讲可能还不够资格——但是布丽奇·黎蕾呢?难道是她的作品太抽象了?还是她的性别不对?!

长久以来,英国佬对当代艺术总是装模作样地不够线年,怀特瑞德获得了透纳奖,英国中产阶级们似乎完全被当代艺术这玩意所吸引,也似乎十分享受它所带来的争议,但在内心深处,他们却彻底怀疑人们对当代艺术的需求。诚然,伟大是一种神话,每个人都难以华丽地去低调,但是,对于20世纪90年代的英国文化,英国人的保守真的放错了位置。

对于弗洛伊德的接班人这样愚蠢的观点,我们也许需要重新审视弗洛伊德这个人——他并非因为有一双可靠的手而赚到伟大的称号,在成为伟大的艺术家之前,他不单单只是一个耐心而本分的工匠。他是一个极度原始、严厉、残酷、世俗和严肃的,观测人间境况的观察者,他的艺术成就给现代英国文化所带来的深刻意义堪比哈罗德·品特的戏剧和艾略特的诗歌。换句话来说,他是那种使人不安的当代艺术家,而不是保守派。事实是,出于对一个世纪以来最具有创造力的一个生命的敬畏,英国最伟大的在世艺术家这个头衔需要暂时悬挂一段时间。我们不能为了填补这个空缺就找一个还算本分的老男人凑数,画饼充饥只会暴露我们看似如此绝妙的文化之中所隐藏的狭隘和胆怯,同时,也暴露了英国佬对伟大这个概念理解的狭隘和偏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