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造假门” 谁掉进了“塔西佗陷阱”?

0 Comments

从7月到11月,上海工商部门未能查实达芬奇造假,达芬奇上市计划已流产,数十消费者起诉申请被搁置。一场维权大战不了了之。

塔西佗是古罗马伟大的历史学家,曾出任过古罗马最高领导人——执政官,他曾经这样谈论执政感受:“当政府不受欢迎的时候,好的政策与坏的政策都会同样得罪人民”。这个卓越的见解后来被引申为,当一个人,一个组织不受欢迎时,无论说好话还是说坏话都没有人相信;无论做坏事还是做好事都受到质疑。这就是西方著名的“塔西佗陷阱”。

8月31日,上海市工商局向外界通报了对达芬奇家居公司涉嫌原产地造假的初查结论:达芬奇部分家具质量不合格,存在不规范行为。让人费解的是,最受人关注的达芬奇家具原产地造假的问题,竟然在调查结果中“只字未提”;换句话说,你可以认为,达芬奇家具产地造假并无其事。

是工商部门被达芬奇“公关”了吗?按达芬奇上海旗舰店的销售主任苗刚的说法:风口浪尖上,谁还敢去搞关系啊!就算企业敢搞,监管部门也不敢搭理你啊!

本报记者对达芬奇事件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追踪采访,在8月18日刊发了首篇调查《达芬奇,谁能破解产地乱码?》之后,再次来到上海暗访。

据上海达芬奇旗舰店销售主任苗刚介绍,央视《达芬奇天价家具被指造假,洋品牌实为作坊货》播出后,达芬奇陷入了空前的舆论围攻:所有媒体,甚至包括达芬奇给予广告投入的媒介,都拒绝刊发公司就造假一事进行的辩解。双方的分歧在于:媒体要求达芬奇接受采访,但怎么写“我说了算”;而达芬奇要求把自己的文稿全文照登、不能删改。

达芬奇的强硬,源于公司CEO潘庄秀华这样的认知:多数媒体是以认定达芬奇造假属实为前提来采访的,他们不愿意成为达芬奇“自证清白”的工具,无论你怎样辩白,媒体依然要把你描绘成造假的魔鬼。媒体甚至对达芬奇“花广告费买版面刊发文稿”的提议都置之不理。

据苗刚透露,当时唯一对潘庄秀华做专访的四川一家报纸,就未能对潘女士的回答如实表述,最后见报的报道并非受访者原意。

达芬奇不得不通过公司网站进行表白。他们公布了一份长达62页的解释说明。然而没有料到,很快竟有人用技术手段把文章屏蔽掉了。

最后,达芬奇寄望于法律。记者在采访达芬奇和律师双方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律师更倾向于调解,反倒是达芬奇巴不得消费者前来打官司。

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本来关注达芬奇事件的人们是有三次机会获得真相的;但是在普遍认为达芬奇造假的氛围中,这些机会被人为地排除掉了。

第一个机会是,广东东莞长丰公司计划召开新闻发布会,但不幸,它“被夭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