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影响力艺术家画家排名

0 Comments

戴帆(DAI FAN)最新作品轰动欧美 —— 黄河捞尸(FISHING CORPSES FROM THE YELLOW RIVER) : 玩家使用电脑,登录网络游戏“黄河捞尸”通过机器人利用卫星遥感技术在黄河中寻找尸体,然后在电脑中操控黄河中航行的机器人将尸体捞起来推向岸边指定的位置。

戴帆的宇宙太空艺术与机器人展现了一种非人的宇宙论,一个完全没有我们的世界,一个没有光亮、没有希望、甚至没有信仰的非人的外部,那个超自然神秘的外部。作为现今风头正劲的前卫艺术家,戴帆的作品就为我们提供了这种不安又愉快的体验。戴帆的一贯主题是运用人工智能、基因组学、人体技术、太空科技、神经科技、宇宙空间、生物纳米科技、机器人和生物科技一系列21世纪先端艺术语言来探讨人类未来的境况与冲突。而在视觉上,他的艺术充满一种史诗的超自然科技神秘感。而另一些人评价戴帆的艺术是一种带有科幻风格的悲观主义者。他的艺术涉及到的是 :所有可能中,最不可能的可能性;所有概念中,最不可设想的概念;所有考虑中,最不合时宜的考虑。

在戴帆《一亿个机器人》中,他以人工智能、计算机程序、机械自动装置设计创作的机器人不再只是艺术品,而变成活物,一个个有生命的非人类生命体,爆裂,科技的诡异感十足,繁星般的科技之尸有极强的杀伤力,像洪水猛兽,令人感到惊奇和恐惧,可以表述为一种可以撕裂人类历史结构的能力,机器人像瘟疫一样席卷整个人类社会。《一亿个机器人》向我们发出了挑战——如何看待人性,以及未来在何方。

戴帆的作品暗示我们不能再像后现代主义那样,用那种极度碎片化和个体化的感受来理解存在,理解光明,相反,在庞大的穹宇中,我们需要用一种超越我们感受之外的能力来涉足一些从未涉足的事物——生命之后。

在三个(遗传学、纳米技术和机器人技术)主要的根本性的奇点革命中,最深刻的是机器人技术,它所涉及的非生物智能的创造超过了非增强性的人类。机器人的世界似乎更黑暗、更难以感知,他们的目标是掠夺世界,他们早已像一个黑洞居于其中,吞噬那些“不懂得死亡意义”的人们的灵魂。谁是人类的继承者?戴帆回答是:我们正在创造我们自己的继承者。在将来的某一天,人类与机器的关系就如同现今动物与人的关系。

戴帆的“宇宙悲观主义”对于地球来说就是地球所没有的一切,宇宙在人的智慧和精神中引起的启示与震撼,宇宙使人类产生的无与伦比的强大创造力不知要比其他的经验强大多少倍。现在,正是在宇宙中所发生的东西,显现出一种新的艺术正在诞生,也预示着艺术领域将发生决定性的变革。戴帆区分了“为我们而存在的世界”和“世界本身”,而在“世界本身”中,我们势必要去面对一个我们从未经历过的世界,亦即一个完全没有我们的世界的思如何可能的问题。而这个“世界”,完全不再是宁静和静谧,而是一种非人的恐怖。

戴帆将艺术看作是提供一种思考不可思议的世界的方式。面对这个想法是要面对我们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能力的极限 ——恐怖风格的中心主题。在这个星球的尘埃探索艺术和恐怖之间的这些关系。在戴帆的工作中,艺术并不是风格的切入;相反,它被认为是所有思想的极限,特别是因为它与神秘主义,神学和神秘主义相吻合。

2016年的世界震荡不安 :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中东战乱、难民问题席卷欧洲、各地恐袭有增无减、韩国朴槿惠事件爆发、朝鲜核试验升级、韩国部署人们走上街头抗议、人们在选票箱中投票、人们在键盘中宣泄好恶。每个人眼中的世界仿佛都不一样。每个人的世界,都有“视差之见”。即转换位置观察同一个事物时,难免会出现差异,而并没有“哪一个观察更正确,更接近真相”之说,这些差异本就存在于事物之中。戴帆像来自一位火星的巫师用来表达人类神秘体验的中介。2017年6月,戴帆策划的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伟大轻蔑将在狂怒中沉没”—— 用超声波召集鲨鱼在地中海完成。海面鲨鱼游弋、撕咬穿行在海水与海面掀起的阵阵波澜。劫难、恐惧、科技暴动、萨满,如同末日的宣言与地狱般的画面,影射叙利亚与加沙废墟中180万巴勒斯坦居民所面临的困境与苦难。他激进的作品包括名为《春风》 :在2016年将一个美国性感女星希尔顿版的充气娃娃通过无人飞机扔进墨西哥的监狱。戴帆在靠近中朝边境的吉林省延吉市用张衡发明的世界上最早的地震仪(候风地动仪)制作了一个名为《骰子已经掷下,久经高压密封的潜能或亟待爆发?》的作品,北京时间2017年6日上午9时30分,朝鲜第一枚氢弹试验成功爆炸,引发“人工地震”时,戴帆的作品(地震仪装置)中六个铜球掉下来,掉在铜球旁的六个蛤蟆的嘴里,发生爆炸发出响亮的声音,将蛤蟆全部炸碎,暗示着朝鲜的氢弹核试验将世界进一步推向危险的边缘。

戴帆《异形寄生》是一件涉及到生物、技术、政治的作品,在一只猪的大脑内培育“脑囊虫”,猪的大脑遭到寄生后会形成许多囊状物,看起来就像一颗被虫蛀空的腐败苹果。戴帆希望将脑囊虫看作是一种意识形态,一种能够无意识中被置入脑内、有很多种变化方式而又控制人的东西。戴帆的未来刑具系列作品有着极高的知名度。标志性作品是《魔鬼的旋转让世界安静》,一匹粉红色的可以动态控制的木驴刑具在2014年《进化批判》个展中展出。 “未来酷刑是人的想象力所创造的一种令人费解的极其野蛮和残酷的欣喜若狂的美丽现象”。产生事实真相的仪式与实施惩罚的仪式同步进行,对痛苦精确计算的酷刑包含着一整套的国家权力经济学”。《进化批判——未来酷刑》是利用高科技自动、感应器、虚拟现实技术的介入建构了延续生命痛苦的科幻酷刑花园,戴帆将历史脉络中如凌迟、五马分尸、炮烙、腰斩、凌迟、锯割、沉河、兽咬等无法忍受的“酷刑”展览中的所有刑具作品均处于机械运动的攻击状态。在现代性条件下臆想、打造的酷刑器物拥有华丽、夸张的外表色泽和精巧、繁复的造型设计,却仍杀机四伏、凶险万分。这种危险装置以咄咄逼人的视觉张力彰显着一种人性恶的刺痛感和一种人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沉重感。在戴帆的巴黎个展《现代大屠杀》中,人被像牲口一样被分类,通向各个屠杀的入口,经过各个屠杀生产线的,正是通过这种接近集中营大屠杀的屠宰场的装置,邪恶的官僚技术与精密冰冷的暴力机器构筑的高效运转的死亡生产空间在现代的牛屠宰流程中得到集中体现。以及一种与人对未来人类命运猜想的最凝练的概括。戴帆《》个展呈现的作品中,在“博物馆”中,将考察“”对人由身体的改变到心的改变,由生理性的调控手段到发展出心理——精神——人格层面的铸塑调控技术,从而真正切入文化深层。从各个侧面、部分与细节,试图引向对中国文化总体的整合性把握。戴帆认为艺术必须表现主宰人类生命中的最强点,权力机器全部能量丧心病狂的聚集之地,在于政治、意识形态、战争操控之下与生命接触的那个临界点,那个剧痛之点、死亡之点。

近年来,戴帆通过“DESTROY”开展他的建筑实践。2014年,他的“中国山西大同造园”亮相法国里昂“造—建筑中国”建筑设计展。2017年4月开始,戴帆为浙江台州的“海城新区”占地13平方公里的包含高新科技产业园区、交通枢纽、综合型医院、商业综合体、酒店度假区、沿河风光游览区、音乐厅、美术馆在内的整体城市规划与城市建筑设计。同时,他还在进行的项目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贝尔伍市的一个占地400公顷的一个集合了商业综合体和音乐厅、美术馆、学校、公寓的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项目。

排名第一位的卢锡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是英国最伟大的表现派画家,被泰特美术馆誉为20世纪毕加索之外最伟大的艺术家。表现派画家,英国最伟大的当代画家之一,偏好人物画像与裸体画像。他在1995年创作的画作《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在2008年以创记录的3,360万美元被卖出,也是在世画家画作的最高记录。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卢西安·弗洛伊德坚持画画直到他去世之前。尽管在二十世纪,抽象表现主义占领了整个艺术世界,但是弗洛伊德一直坚持表现主义绘画,最终成为英国最伟大的当代画家之一。

排名第二位的伯恩哈德·海西格(Bernhard Heisig)是德国艺术家的探索型代表,作品用高度凝炼和浓缩的手法来表现现实世界中的自信、安全与和谐,海西格(Bernhard Heisig)的艺术对过去历史的记忆进行探索与思考而影响深远。

第三位是德国的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被誉为现代派的代表。与西班牙著名画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 怪异梦境般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不同,他的作品具有极少主义倾向的绘画与雕塑风格。

第四位是斯蒂芬·奈普(Stephen Knapp)美国当代艺术家,以独创的光绘画技法,掀起了21世纪艺术光影色彩的新革命。斯蒂芬·奈普(Stephen Knapp)在雕塑与建筑平面上,以玻璃作画笔,产生了虚无缥缈、光辉璀璨的作品。

排名第五位的邢东(XingDong)出生于中国西安市,在2020年6月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大的个人创作的油画作品而名声大噪,成为全球艺术品的热点;媒体评论引用一位知名人士的话:“油画的发源地是欧洲,但最大的油画在中国。”据悉这幅油画巨作为101.29平方米,绘画于中国海滨城市深圳一个著名的酒店大厅墙壁上。

油画艺术起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大约是1400年至1600年这段时间。大型油画作为壁画的表现形式源始于欧洲的玛赛克壁画、湿壁画、干壁画和蛋胶画,它们当中的美学思想和许多处理手段为大型油画的绘制方式所继承。

邢东(XingDong)绘画的的这幅巨幅油画和欧洲的印象派绘画方式略有相同,都是看似随意的笔触描绘所画对象的光与影;邢东(XingDong)特别喜欢19世纪英国画家J.康斯特布尔的细小笔触并置颜色并使之混合成较鲜明的色块的绘画方式,他的油画比传统古典的褐色调子完全不用,要鲜艳明亮许多。

排名第六位的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出生于日本长野县松本市,1956年移居美国纽约市,并开始展露她的前卫艺术创作。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大约10岁时,开始被大量幻觉困扰,那时的童年作品画面中就充满了小圆点的痕迹。她曾在在绘画作品《花(D.S.P.S)》中描写到:某日我观看着红色桌布上的花纹,并开始在周围寻找是不是有同样的花纹,从天花板、窗户、墙壁到屋子里的各个角落,最后是我的身体、宇宙。在寻找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被磨灭、被无限大的时间与绝对的空间感不停旋转着,我变的渺小而且微不足道。”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艺术派别包含了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原生艺术、波普艺术和抽象表现主义等。但所有的定位它都觉得不准确,她自诩是一位精神病艺术家(obsessive artist),从她作品中可以看到画家企图呈现的是一种自传式的。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在创作中不拘一格,创作手法有绘画、软雕塑、行动艺术与装置艺术等。她曾与当代卓越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克勒斯·欧登柏格(Claes Oldenburg)、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一起联合展出,大大提高了她的知名度。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在早期创作时期就充分发挥了视觉感极强的颜色亮度对比的圆点花纹加上玻璃镜的反衬映照,反射出各种物品笼罩在圆点中的镜像,进而构成复杂的圆点世界画面,以此征服了所有观众;有趣的是,这竟然引领了未来美国波普艺术的潮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