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话|当画家没钱买画布……

0 Comments

关于十个画家九个穷这事儿,骚马一直有个不成熟的猜想。除了这些盆友孤高不合群的个性,有没有一丝丝的可能,

今天的故事,来自一群买不起/买不到画布的画家。你绝对想不到,把画家逼急了会发生啥——

普罗旺斯的精神病院没有美术用品店,弟弟提奥从巴黎寄的“快递”也没到,梵高这一腔创作热情给他愁的啊……于是,精神病院厨房的茶巾就这样被盯上了。

1889 年11月,梵高给弟弟提奥写信表示需要一批新画材,然而这批画材直到几周后才能送达

但有一说一,在涂的比较薄的地方,还是能隐隐看到方巾本身的红色花纹。翻过来看看,上面甚至还有几个洞。看来是一条久经沙场的老巾了。

人生的最后70天,梵高在奥维小镇的哈霧旅店里再次用上了这种茶巾,区别大概只在于这次应该是管旅店老板借的。

在这个阶段,他几乎是拿到啥画啥。毛巾都算好的了,在对梵高的《The Ravin》来了一次X光后,艺术学家意外发现了梵高丢失已久的《Wild Vegetation》。这幅画中画是梵高1889年6月画的,四个月后,由于没画布了,他老人家又在这幅画上画了另外一幅画。

实际上,不只是在人生的最后,早在梵高和保罗·高更当室友那会儿,高更就给他强烈安利过黄麻来替代帆布。

高更表示,兄弟你试试黄麻,便宜好用触感绝佳! 由于黄麻质感粗糙,高更很是喜欢。但对于习惯用快速笔触作画的梵高来说,就不合适了。

有人追求粗糙的质感,就自然有人喜欢光滑的质感。二战后大约1940年代,英格兰出现了战后的材料短缺。对于住在伦敦的卢西安·弗洛伊德来说,相比帆布,他好像更容易拿到铜板。和黄麻不同,铜板的触感光滑,在微型画里好用极了。

卢西安·弗洛伊德于 1952 年在铜板上画了一幅著名英国画家Francis Bacon的肖像

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杰克逊·波洛克的滴画众人皆知,但谁能想到这些作品都是画在棋盘背面?

和很多画家一样穷的这位仁兄,绝大多数钱都花在了酒上。1948年,他从他的兄弟Sanford McCoy那里薅来了一堆棋盘。他兄弟是名印刷商,囤了不少切割好的棋盘,于是杰克逊·波洛克就薅来,画了一系列滴画。

同一时期的伊莱恩和威廉·德·库宁就是这样。在极度贫困那阵子,俩人经常解决完上顿就开始思考下顿咋整。时间长了,俩人看着满桌子的外卖副产品,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无论是曾经挂在厨房的毛巾,还是曾经塞在仓库角落的棋盘。除了耐用性,这些奇奇怪怪的“画布”对画本身价值并没啥影响。毕竟之于艺术,表达才是根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